10
1
2021
2

纯 CSS 实现倒三角箭头

想实现这样的悬停提示框效果:

悬停提示框示例

这个绝对定位的框不是问题,边框的阴影也不是问题。问题是,我怎么弄出来那个倒三角的箭头呢?

在网上搜了一圈,找到的代码是这样的:

.tooltip .tooltiptext::after {
  content: "";
  position: absolute;
  top: 100%;
  left: 50%;
  margin-left: -5px;
  border-width: 5px;
  border-style: solid;
  border-color: black transparent transparent transparent;
}

拿边框给挤出来的。倒三角是有了,但是是纯色的,像这样子:

纯色背景提示框

很多 tooltip 提示框都是这么实现的,反正它们是黑底白字,并没有个边框。而我的是白底灰框,在下边接个纯色的三角块,就太丑啦。可是我又不想在这个被挤的边框上玩出花来,就只能是纯色的一块,所以此路不通了。

于是我就想啊,这个三角箭头怎么能弄出来呢?它不就是个正方形的框被砍了一半,再旋转45°吗?正好 CSS 能单独控制每一边的边框。也不用挤边框那么难以理解的操作了。于是:

#reply-popup::after {
  content: "";
  position: absolute;
  top: calc(100% - 6px);
  left: calc(50% - 6px);
  width: 10px;
  height: 10px;
  background-color: white;
  border-width: 1px;
  border-style: solid;
  border-color: transparent #bfbfbf #bfbfbf transparent;
  transform: rotate(45deg);
}

效果还不错,除了没有阴影,很不搭。那就把阴影加上?

  box-shadow: 0 0 5px gray;

结果嘛,不愧是叫 box-shadow,这阴影真就是个 box,不管你的边框,每一边都有的。我尝试调整 z-index 想让提示框把「无边阴影」给遮挡住,但是没成功。

于是又想办法。我记得 CSS 有个 clip 的功能来着?后来发现现在有个 clip-path,支持多边形,挺好的,我可以弄个三角形给剪裁一下,不用求助了行内嵌 SVG 了。

我尝试了一下,clip-path 是会随着 transform 一起旋转的,这似乎让火狐的 clip-path 多边形编辑功能很困惑,实际效果和显示的控制点之间我没能看出什么关联来。于是放弃可视化编辑,还是老老实实地算坐标点。也不复杂啦,右上、右下、左下,三个点就好了。然后放大两倍来容纳阴影。这样会正好切一半,在 Google Chrome 上没啥问题,但是在火狐上,不会完全遮挡住悬停元素的框,会漏出那么一丝丝出来。往上移一像素又太多,所以我把三角形底边上的两个端点稍微移动了一下,来挡住这一丝丝边框。最终规则是这样的:

  clip-path: polygon(145% -50%, 150% 150%, -50% 145%);

PS: 大家一直说 Google Chrome 更适合开发,但一些细节上火狐还是做得更多。比如火狐虽然没有角度编辑器,但是有多边形编辑器。火狐会在 DOM 树上把伪元素显示出来方便查看。火狐也会给元素标注事件、滚动、溢出、弹性盒,但 Google Chrome 只标注了弹性盒。话说 Google Chrome 最近终于加上了中文翻译了呢。另外 Google Chrome 的字体选择真不听话,难怪大家都喜欢强制指定一大串字体名。

哦对了,火狐可以用右键点击元素,然后按 q 键来检查元素。Google Chrome 没这个快捷键,得肉眼扫右键菜单。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更方便的办法。

Category: Web前端 | Tags: web css blog
8
26
2021
4

倾听蓝牙耳机的按键事件

缘起

我的蓝牙耳机有简单的多媒体按键:上一曲、下一曲、播放、暂停。这几个按键在 Android 手机上是开箱即用的,然而在 Arch Linux 上,尤其是我的 Awesome 桌面环境上,并不那么自动。

其实按键事件都能收到的啦。可以收到 XF86AudioPrev, XF86AudioNext, XF86AudioPlay, XF86AudioPause 这么几个按键。给它们绑定热键,去调用 MPRIS 就好了。我使用的是 playerctl 工具。mpv 的 MPRIS 支持用的是 mpv-mpris。火狐自动就支持了,不用做什么。

看起来这样就好了?我也以为如此,直到我离电脑远了一些……

问题

躺在床上玩手机时也可以用电脑听歌啦~你问我为什么不用手机听歌?因为我的电脑没有 NFC 功能,耳机切到手机碰一下就可以了,可是切到电脑上是要打命令抢连接的!所以就不切来切去啦,反正手机上的曲库和电脑上是同步的。

可是!耳机多媒体按键怎么不管用了呢?我瞟了一眼电脑,哦,它怎么屏幕还亮起来了?反复几次之后,我终于搞明白了——锁屏的时候按键事件全被锁屏软件给挡下来啦……

那怎么办呢?

我有看到 acpid 那边也收到了些事件,比如「cd/prev / CDPREV」和「cd/next / CDNEXT」。但是不是很稳定,时有时无,也没看到播放和暂停。再加上从作为系统服务的 acpid 将指令传到用户会话比较麻烦,就放弃了。

后来想到,既然能收到按键事件,那么应当有个输入设备在。xinput 看了一下,果然有个「WH-1000XM2 (AVRCP)」,用 evtest 在 /dev/input/ 也能找到对应的设备文件。那直接读这个设备文件不就好了?

解决

好是好,但是没权限啊。不过像/dev/video*之类的文件就有权限,是 systemd 拿 udev 规则给加上的。我之前也给 i2c 设备加过权限,只是那次是直接 chmod 了,这次想试试更优雅的方案——uaccess tag。

这个 uaccess tag 是 systemd 用来给当前会话的用户设备权限的,切换用户会话的时候权限会自动变化。不过没有文档 QAQ,所以只好自己研究了。最终的结果是这样:

SUBSYSTEM=="input", ATTRS{name}=="WH-1000XM2 (AVRCP)", TAG+="uaccess"

这个规则的序号需要小于70,不然赶不上处理 uaccess 的逻辑。sudo udevadm control --reload-rules 然后再 sudo udevadm trigger,就可以看到对应的 /dev/input/event* 文件上已经有 ACL 给我的用户权限了。不过多了写权限,问题不大。

然后就可以开始愉快地找设备文件、读取事件啦。我用 Rust 写的,日常练习嘛,顺便用用前不久看到的 eyre 和 tracing。有个 input-linux 库,不用自己拿 libc 调用 ioctl、定义 C 结构体了。不过这个库不支持从按键名到按键枚举值的转换,所以我 fork 了一下。蓝牙耳机说来来、说走走,所以 inotify 也是少不了的啦。然后还用 toml 整了个配置文件,好放出来给有需要的人用~

啊对了,程序里一上来就把对应的输入设备用 xinput 给禁用了。这样桌面环境就不会收到事件,不会唤醒屏幕,也不会有重复操作了。(不过它退出的时候并没有把设备重新启用,懒~)

代码

Category: Linux | Tags: 硬件 linux Rust
8
12
2021
4

使用 bwrap 沙盒

bwrap 是命令的名字。这个项目的名字叫 bubblewrap。它是一个使用 Linux 命名空间的非特权沙盒(有用户命名空间支持的话)。

我之前使用过 Gentoo 的 sandbox 工具。它是 Gentoo 用于打包的工具,使用的是 LD_PRELOAD 机制,所以并不可靠。主要用途也就是避免打包软件的时候不小心污染到用户家目录。

使用 bwrap 的话,限制是强制的,没那么容易绕过(至于像 Go 这种因为不使用 libc 而意外绕过就更难得了)。不过 bwrap 不会在触发限制的时候报错。

bwrap 的原理是,把 / 放到一个 tmpfs 上,然后需要允许访问的目录通过 bind mount 弄进来。所以没弄进来的部分就是不存在,写数据的话就存在内存里,用完就扔掉了。这一点和 systemd 也不一样——systemd 会把不允许的地方挂载一个没权限访问的目录过去。

bwrap 的挂载分为只读和可写挂载。默认是 nodev 的,所以在里边是不能挂载硬盘设备啥的。它也提供最简 /proc 和 /dev,需要手动指定。整个 / 都是通过命令行来一点点填充内容的,所以很容易漏掉部分内容(比如需要联网的时候忘记挂载 resolv.conf 或者 TLS 证书),而不会不小心允许不应当允许访问的地方(当然前提是不偷懒直接把外面的 / 挂载过去啦)。

至于别的命名空间,有 --unshare-all 选项,不用写一堆了。如果需要网络,就加个 --share-net(这个选项文档里没写)。没有别的网络方案,因为没特权,不能对网络接口进行各种操作。--die-with-parent 可以保证不会有残留进程一直跑着。

我目前的打包命令长这样:

alias makepkg='bwrap --unshare-all --share-net --die-with-parent \
  --ro-bind /usr /usr --ro-bind /etc /etc --proc /proc --dev /dev \
  --symlink usr/bin /bin --symlink usr/bin /sbin --symlink usr/lib /lib --symlink usr/lib /lib64 \
  --bind $PWD /build/${PWD:t} --ro-bind /var/lib/pacman /var/lib/pacman --ro-bind ~/.ccache ~/.ccache \
  --bind ~/.cache/ccache ~/.cache/ccache --chdir /build/${PWD:t} /usr/bin/makepkg'

以后应该随着问题的出现还会修改的。

其实我学 bwrap 主要不是自己打包啦(毕竟基本上都交给 lilac 了),而是给 lilac 加固。Arch 的打包脚本是 shell 脚本,所以很多时候不执行脚本就没办法获取一些信息、进行某些操作。唉,这些发行版都喜欢糙快猛的风格,然后在上边打各种补丁。deb 和 rpm 的打包也都是基于 shell 脚本的。而 lilac 经常通过脚本编辑打包脚本,或者从 AUR 取,万一出点事情,把不该删的东西给删掉了,或者把私钥给上传了,就不好了。所以前些天我给 lilac 执行 PKGBUILD 的地方全部加上了 bwrap。期间还发现 makepkg --printsrcinfo 不就是读取 PKGBUILD 然后打印点信息嘛,竟然不断要求读取 install 脚本,还要对打包目录可写……

另一个用法是,跑不那么干净的软件。有些软件不得不用,又害怕它在自己家里拉屎,就可以让它在沙盒里放肆了。比如使用反斜杠作为文件路径分隔符写一堆奇怪文件名的 WPS Office。再比如不确定软件会不会到处拉屎,所以事先确认一下。我以前使用的是基于 systemd-nspawn 和 overlayfs 的方案(改进自基于 aufs 和 lxc 的方案所以名字没改),不过显然 bwrap 更轻量一些。跑 GUI 的话,我用的命令长这样:

bwrap --unshare-all --die-with-parent --ro-bind / / \
  --tmpfs /sys --tmpfs /home --tmpfs /tmp --tmpfs /run --proc /proc --dev /dev \
  --ro-bind ~/.fonts ~/.fonts --ro-bind ~/.config/fontconfig ~/.config/fontconfig \
  --bind ~/.cache/fontconfig ~/.cache/fontconfig --ro-bind ~/.Xauthority ~/.Xauthority \
  --ro-bind /tmp/.X11-unix /tmp/.X11-unix --ro-bind /run/user/$UID/bus /run/user/$UID/bus \
  --chdir ~ /bin/bash

其实还可以用来给别的发行版编译东西,取代我之前使用 systemd-nspawn 的方案。bwrap 在命令行上指定如何挂载,倒是十分方便灵活,很适合这种需要共享工作目录的情况呢。以后有需要的时候我再试试看。(好像一般人都是使用 docker / podman 的,但是我喜欢使用自己建立和维护的 rootfs,便于开发和调试,也更安全。)

和 bwrap 类似的工具还有 SELinux 和 AppArmor。它们是作用于整个系统的,Arch Linux 安装会很麻烦,对于我的需求也过于复杂。Firejail 是面向应用程序的,但是配置起来也挺不容易。bwrap 更偏重于提供底层功能而不是完整的解决方案,具体用法可以让用户自由发挥。

Category: Linux | Tags: Arch Linux linux 安全
12
12
2020
38

一次失败的 KDE 尝试

前些天尝试了一下 KDE 桌面环境,不过实在是没能用下去。

首先要说的是,KDE 桌面确实漂亮,非常养眼。设置项也挺多,可定制性还是挺不错的。只可惜问题同样很多。

首先是显示器缩放的问题。受限于 X11,KDE 只能设置一下全局的缩放比例。所以我们只好缩放显示器显示的画面。不幸的是,一向相当体贴的 KDE 此时却笨笨的,在使用 xrandr 设置好之后需要重启 plasmashell 来使其获取 xrandr 的设置更新

kquitapp5 plasmashell && kstart5 plasmashell

KDE 的设置项很多,分门别类地在「设置」应用程序中集中列出来,然而问题也由此产生:同时只会显示一个「设置」窗口。也就是说,我配置快捷键时,想去窗口管理器那边看一看,调整一点选项,就必须放弃我当前打开的快捷键视图,放弃我键入的搜索词,并且选择「应用」或者「放弃」更改,才能切换到另一个「设置」组件中去。即使从 krunner 里打开某个组件的设置,它也会找到并更新已有的窗口。

我知道 Windows 10 也是这么个「单任务」设置的风格。可 Windows 10 也没有这么多可以设置的地方呀。后来获知有个命令可以打开单独组件的设置窗口。很不方便。它被隐藏起来的原因是这种窗口不能返回到组件列表界面,会让用户困惑。可是,为什么我不能同时打开「设置」的不同组件的多个窗口?单独组件的窗口会让用户困惑,那就不要用单独组件的窗口就好了嘛。

KDE 桌面还有个问题:启动特别慢。登录进入界面要好久,启动一个程序,它的图标也要跳好久窗口才会出现。不知道它在干什么。我甚至怀疑它是为了展示启动动画而故意推迟界面的显示。

KDE 有提供丰富的桌面部件。我往副显示器上放了一些系统状态的监视器——CPU、磁盘、网络啥的。然后问题来了:我凑齐了四个部件刚好形成2x2的网格,可是我要怎么对齐它们呢?并没有对齐的选项,也没有吸附的功能。在我找到它使用的配置文件并手动修改之前,我只能用肉眼瞅。可计算机不就是用来做这种人不擅长而机器擅长的事情的吗?

终端我还是用 GNOME Terminal,因为有些特性(比如超链接)只有它支持。但又出现问题了:它启动之后,pin 它的任务图标,或者通过任务栏图标创建新实例均会失败。把它 pin 到任务栏上,需要从主菜单的右键菜单里操作。即使这样,启动之后终端窗口还是会位于新的图标,旧图标还是不对应任何窗口。后来查了一下,GNOME 的东西都没有主动支持启动通知,导致 KDE 很多时候只能猜测,而这次它猜错了。解决的办法是给 GNOME Terminal 的 .desktop 文件加上正确的 StartupWMClass 项。这其实不是 KDE 的问题,但也没办法。KDE 不想为别人擦屁股,GNOME 不在意自己的软件在别的桌面上的可用性。

不过 Qt 写的 flameshot 我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具体情况不记得了,反正就是显示异常。好像是全黑吧。我没来得及 debug 这个。

最后,让我决定放弃 KDE 的点来了:我设置不了我需要的窗口管理快捷键

切换窗口,默认是 Alt-tab 的那个,我好不容易在「快捷键」设置里找到了添加更多快捷键的方式,但我发现除了 Alt-tab,我自定义的都不能连续切换窗口。按一下,切换一下,然后就切不动了,只能放开快捷键。后来了解到这是设置更新方面的问题,kwin_x11 --replace一下就有效了。

切窗口其实问题不大。问题大的是切显示器屏幕。两个功能:一、把焦点切到另一个屏幕;二、把当前窗口移到另一个屏幕上。

前者可以勾选「分隔屏幕焦点」选项,然后调整一下「阻止盗取焦点」的级别。我也不知道这个级别都是啥意思。「无」我能理解,「低」「中」「高」「终极」都是些啥?反正调整一下,确实可以把窗口焦点切换到另一个屏幕去了,除了鼠标不会跟着过去!另外测试过程中,有时候焦点会丢失——我不知道当前什么窗口获得了焦点,也不知道接下来谁会获得焦点。比 Mac OS X 里焦点跑到一个窗口也没有的 Finder 上还要神秘。

不过这个倒是可以自己写个脚本解决:使用 xrandr 获取屏幕的大小和位置,通过 X 的接口获取鼠标的位置并通过 Xtest 扩展来移动它,然后再用某个 X 的接口去设置窗口焦点——完全绕过 KDE 的功能。

然后我被另一个问题难住了——我怎么把窗口移到另一个屏幕上并且把焦点也移过去呢?使用文档匮乏的 kwin script 是可以把窗口移过去,然后我没能找到移动鼠标光标的 API。通过 X 是可以移窗口的同时移鼠标,但是我拿不到带窗口装饰的窗口位置信息。kwin 有一个 getWindowInfo 的 D-Bus 接口,但是它接收的那个 UUID 参数,我没找到获取的方法。

总结一下,KDE 对快捷键的支持并没有想像的那么好,尤其是多显示器的支持。快捷键的设置是通过图形界面来操作的,虽然直观但是对于大量快捷键的管理来说非常困难。而对于大显示器来说,通过快捷键来管理窗口是十分必要的——因为我更难肉眼找到我的鼠标光标去了哪里。

接下来,我打算一边忍受着 Awesome 3.5.9 的旧与 bug,一边尝试将 i3 改造成我需要的样子。

Category: Linux | Tags: KDE X Window 窗口管理器
12
6
2020
4

i3 的 scratchpad 处理逻辑

i3 有个东西叫「scratchpad」,和我在 Awesome 里用的 run_or_raise 功能有些类似。

我的需求是某些浮动窗口可以「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上次尝试切换 i3 遇到的一大麻烦就是,我经常从终端里启动图形界面的程序,而启动完之后我得手动给我的终端找个地方放着。i3 不支持最小化,也只有十个带数字快捷键、可以快速访问的工作区,所以 scratchpad 很重要,但是它的行为我有些捉摸不定。

首先是 move scratchpad 这个命令。它会把当前 con(窗口或者容器)浮动、取消全屏,然后移到一个叫 __i3_scratch 的不显示的工作区。

然后是 scratchpad show 命令(动词放后边了)。如果没有指定条件,它有如下复杂的处理逻辑:

  • 检查当前窗口是不是去过 scratchpad。如果是,就把它丢回去。
  • 否则检查当前工作区是否有另外的 scratchpad 窗口。如果有,就给它焦点。
  • 否则检查其它工作区是否有另外的 scratchpad 窗口。如果有,就把它移过来。
  • 否则把 __i3_scratch 里最久没有「见到光」的窗口移过来。

如果指定了条件,那么这样检查匹配的窗口:

  • 如果窗口不曾去过 scratchpad,什么也不做。
  • 否则如果窗口去过 scratchpad 并且在当前工作区,就隐藏它。
  • 否则就把它移过去。

总结一下,就是「回去,或者回来」。虽然动作的名字叫「show」,但其实是一个类似于 toggle 的功能。它的麻烦之处在于:如果你有多个去过 scratchpad 的窗口,你很难控制出现的是哪个窗口。一个绕过这个问题的办法是,总是带条件地使用 scratchpad。另一个小麻烦是:没有办法在匹配的窗口已经显示的时候,不要把它隐藏掉——有时候我只是习惯性地呼叫我的终端,而不看它是不是已经在我面前了。

对于浮动窗口,i3 有很多奇怪的限制,或者说是未实现:

  • 不支持最小化
  • 浮动窗口也不能显示在平铺窗口之下(加上上一条,就是没办法暂时藏起来)
  • 不支持最大化(手动调整窗口大小无法自动适配显示器大小,也没有「恢复」一说)
  • 不支持显示在最上层(当你在 GIMP 里开了一堆图片需要局部对比时)
  • 有全屏窗口时不能显示浮动窗口(看视频无法临时使用浮动窗口查个单词啥的)
  • 切换窗口时,平铺窗口和浮动窗口是隔绝的(需要单独的快捷键来切换)
Category: Linux | Tags: X Window i3 窗口管理器
11
21
2020
10

HiDPI 配置记录

首先,我是用 X11 窗口系统的,不同屏幕分别设置肯定没戏。所以只好让笔记本电脑的屏幕迁就一下我的4K主屏啦,把笔记本屏幕缩放一下。算一下 scale 值:192 / 120 = 1.6。不是整数,会糊,可总比放大两倍的巨大界面要好。

xrandr --output eDP-1 --scale 1.6 --auto --output DP-2 --auto --pos 3072x0 --primary --fb 6912x2160

这里要注意的是,要指定--pos(或者--panning),不然会重叠;要指定--fb,不然鼠标可能会有部分区域去不了。

然后开始设置。本来我是尝试了一下 KDE 的,但因为我将在下一篇文章中写的原因而放弃,回到了 Awesome。不过也不是全无收获。我把 KDE 的配置方案拿过来用了。你想问怎么拿的?我 btrfs 的文件系统,做好快照再 rsync -n 对比一下它动了哪些文件就有了。

首先是 X11 的资源。在~/.Xresources里写上Xft.dpi: 192,然后xrdb -merge ~/.Xresources一下就好了。顺便再xrandr --dpi 192一下,听说有些程序会读这个。

然后是 GTK。GTK 2 就放弃吧,没办法。文字会按设置的 Xft.dpi 放大,图标啥的不会。GTk 3,要设置两个环境变量:

export GDK_SCALE=2 GDK_DPI_SCALE=0.5

前一个是把界面放大,后一个是把文字缩回去,因为文字已经按 Xft.dpi 放大过,不能再放大一次了。

再然后是 Qt。Qt4 早卸载干净了不用管。Qt5 嘛,也不用管。它自己会处理好。有个按不同屏幕缩放的环境变量QT_SCREEN_SCALE_FACTORS,效果跟 Windows 10 差不多的。但是我为了照顾其它程序已经把屏幕给 scale 过了,就不需要设置这个了。你要设置个QT_AUTO_SCREEN_SCALE_FACTOR=0也行,但这个是默认行为。

最后是个别的程序。

Telegram 直接在设置里关掉「默认界面缩放比例」并且设置缩放比例为 300% 就好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Telegram 默认的字总是很小。之前 120dpi 的时候我要 200% 缩放,现在 192dpi 需要 300% 缩放了。

YouTube,就是那个网站啦。它其实没什么显示上的问题,只是死活不会给我自动选择 1080p 以上的分辨率。经过仔细二分测试之后发现,把火狐的配置文件夹下的storage/default/https+++www.youtube.com目录删掉之后就好了。没发现删掉这个会有其它影响。

mpv 要修改配置文件,加上no-hidpi-window-scale参数,不然会把视频自动放大,4K视频一打开会只能看到四分之一的画面。加上这个参数,默认窗口大小时,一个视频里的像素会对应一个显示器上的像素,不大不小刚刚好。mpv 文档上说这是 OS X 系统上的默认行为,可我这是 Linux 桌面啊,你把别的平台上的习惯搬过来是几个意思?另外我加了个demuxer-readahead-secs = 20选项。我的大文件都在机械硬盘上,4K 码率又比较高,不多预读一点容易卡。

我的 qemu 之前使用的是-display gtk,也坏掉了。窗口那么大,虚拟机只用左下角那里四分之一的空间。spicy 也有问题,会告诉虚拟机只有 1080p。解决方法是 unset GDK_SCALE GDK_DPI_SCALE。它们在放大了自己的界面的同时,把显示的虚拟机的内容也给放大了,所以干脆叫它们别动。也没什么别的影响。

哦还有 Zoom。设置个QT_AUTO_SCREEN_SCALE_FACTOR=1似乎就好了?我试了一下QT_SCREEN_SCALE_FACTORS,会导致很怪异的行为。

以上解决了显示大小的问题,但我发现还有个问题:我的鼠标光标时大时小的……从 KDE 那边弄来几个设置之后就好了,而且主题也更加一致了呢。

首先是设置 xcursor 环境变量:

export XCURSOR_THEME=Vanilla-DMZ XCURSOR_SIZE=36

听说对应的 X 资源大家都不理睬,那我也就不设好了。

然后是 GTK 2 的~/.gtkrc-2.0文件里写上:

gtk-cursor-theme-name = "Vanilla-DMZ"
gtk-cursor-theme-size = 36

再接下来是 GTK 3 的~/.config/gtk-3.0/settings.ini

[Settings]
gtk-cursor-theme-name = Vanilla-DMZ
gtk-cursor-theme-size = 36

然后又没了。天知道为什么 Qt 那边啥都不干就好好的,GTK 却这么麻烦。

啊,你问这些环境变量在哪里设?我给写~/.xprofile里了。不过这还不够。有些 GUI 程序会由用户的 systemd启动(比如我的 Telegram 是由 systemd 启动的,为了在内存用得太多的时候自动重启),有些 GUI 程序会由 D-Bus 激活(比如 gnome-terminal)。这些是和登录会话分开的,所以要手动导入一下。以下是我的 .xprofile 中导入图形界面相关环境变量的部分:

_envs=(
  GDK_SCALE GDK_DPI_SCALE
  XCURSOR_THEME XCURSOR_SIZE
  XMODIFIERS QT_IM_MODULE GTK_IM_MODULE
  LIBVA_DRIVER_NAME GST_VAAPI_ALL_DRIVERS
)
dbus-update-activation-environment "${_envs[@]}"
systemctl --user import-environment "${_envs[@]}"

至于登录界面怎么办,我是在 lightdm 的 display-setup-script 里,跑了跑 xrandr,设置了一下 Xft.dpi 资源。环境变量啥的没动,反正用不上。当然你也可以去改~lightdm/.pam_environment来设环境变量,反正现在 Arch Linux 还是读它的。别的 dm 同理。

Category: Linux | Tags: screen linux hidpi 显示器
11
20
2020
17

让 QEMU 使用 SPICE 协议

缘起

我就是买了个4K显示器,咋这么多事呢……(有两篇文章还在路上)

第一个问题是,我的显卡 vGPU 最高只支持 1920x1200 的分辨率。行吧,我缩放成了吧?嘿嘿,-display gtk 的缩放不会保持比例,我只好算了算最大保持比例的大小,然后窗口切成浮动,再调用命令调整到指定的大小:

sleep 1 && xdotool getactivewindow windowsize 3280 2122

然后还要居中放置一下。多麻烦!

第二个问题是,我想在虚拟机里试试 i3,但是我的按键总是会被外边捕获。Super 键基本上是 Awesome 在用,而 Alt 键会撞上这个 GTK 窗口菜单栏的快捷键。

配置

经过多番尝试和摸索之后,确定了如下的参数:

  -display egl-headless,gl=on,rendernode=/dev/dri/renderD128
  -spice unix,addr=/run/user/1000/qemu/ArchKDE/spice.sock,disable-ticketing
  -device virtio-serial-pci
  -device virtserialport,chardev=spicechannel0,name=com.redhat.spice.0
  -chardev spicevmc,id=spicechannel0,name=vdagent

当然要gl=on啦,不然我怎么玩特效,我还不如回到 vbox 去呢(啊不,我的 vbox 不喜欢 btrfs,经常出错然后只读挂载,所以已经被删掉了)。要指定rendernode,不然它会 fallback 到 llvmpipe,然后还段错误崩掉……这也是我不-display spice-app的原因。

后边三行是从这个 QEMU + Spice with Copy & Paste 抄来的。搜索问题时不小心遇见,然后解决了这个我一直没有处理的问题。SPICE 不但能共享剪贴板,而且还支持 PRIMARY 选择区呢~虚拟机里要安装 spice-vdagent 并启动相应的服务。

然后是客户端的选择。一个很神奇的地方是,virt-viewer 看上去轻量,实际上只是选项少而已。它不光拖进来个 gtk-vnc 依赖,还把 libvirt 都给我带上了……然后 GNOME 的 vinagre,我不知道为啥,它就是连不上我的 spice+unix 地址。哦对了,virt-viewer 直接敲命令调用也是连不上,只能用 xdg-open 才能正常打开。

virt-viewer 有个依赖叫 spice-gtk。我试着 pacman -Ql 了一下,还真找到个 spicy 工具。比 virt-viewer 轻量多了,选项也更为丰富,比如可以选择不 grab 键盘。

一点额外的东西

在群里听说了 virtio-fs 共享方案,听说比 virtio + 9p 更高效。然后我用它成功取代了之前用的 NFS 方案(反正我的 vbox 虚拟机已经被删掉啦)。NFS 的服务也可以卸载啦(开放一堆端口到公网,看着有点怕怕的,虽然是 IPv6 地址不太会被扫到,但知道我的地址的咋办呢)。

virtio-fs 相比 virtio + 9p 的另一个优点是,和 NFS 一样,virtiofsd 是以 root 权限运行的,所以可以写入我的 pacman 缓存。qemu 那个 9p 似乎没有办法。至于启动嘛,用 systemd abstract socket 触发一下就好了。

另外,我使用 GVT-g 和 virtio 输出视频信号时,均遇到了声音在视频画面变化时声音卡顿的情况。一个绕过的办法是,通过设置 PULSE_SERVER 环境变量以及加载 module-native-protocol-tcp 模块,将音频信号直接通过网络发送到宿主机上,一点也不卡!

Category: Linux | Tags: spice qemu kvm 虚拟机 linux
11
16
2020
3

Python 小版本升级是怎么 break 已有项目的

近日,Arch Linux 终于开始升级到 Python 3.9 了。很多人认为 Python 小版本升级容易搞坏兼容性,导致项目无法在新的版本上运行。事实是这样的吗?我正好借着 Arch Linux 升级 3.9 的机会,分析一下打包过程中失败的项目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需要说明的是,我仅大致地分析了打包的报错信息,不排除分析出错,或者有额外的问题没有被看见的情况。另外我是在打包过程中随机(arbitrarily)取样,并且排除了我不能确定问题所在的案例。

以下项目测试失败是和 Python 3.9 相关的。排序是按照项目开发者的无辜程度排序的。也就是说,排序越靠前的,我越是认为项目开发者是无辜的;而像「硬编码 Python 3.9 为未发布的版本」这种完全不 future-proof 的做法,现在坏掉了真是自找的。

其中,使用的公开特性变化导致问题的有 3 个,调用私有属性或者方法、依赖非正式的文本信息的有 11 个,使用已废弃的特性的有 8 个,使用已被修复的 bug 的有 2 个,使用未来注定会出问题的信息的有 3 个。总共 27 个。

  • freecad: PyTypeObject.tp_print 没了
  • python-llfuse: PyTypeObject.tp_print 没了
  • linux-tools: PyMODINIT_FUNC 的变化导致了警告,然后被转为错误
  • python-blist: _PyObject_GC_IS_TRACKED不再在第三方库中可用(被公开 API 取代)
  • python-pyflakes: Python 语法解析报告的列位置似乎不太对,应该是受新的语法解析器的影响
  • python-pylint: Python 语法解析报告的列位置似乎不太对,应该是受新的语法解析器的影响
  • python-typing_inspect: 使用私有名称 typing._GenericAlias,结果新版本变成了 typing._SpecialGenericAlias
  • python-sphinx-autodoc-typehints: 看上去是类型标注相关的内部更改移除了 typing.Dict.__parameters__ 属性造成的
  • python-fastnumbers: 看上去是内部函数 _Py_dg_stdnan 不再被默认包含导致的问题
  • python-libcst: 类型标注相关的内部更改移除了 typing.Dict.__args__ 属性造成的
  • monkeytype: typing.Dict 的类型从 type 变成了 typing._SpecialGenericAlias
  • scrapy: 由于 typing.Optional[str] 的字符串表示由 typing.Union[str, NoneType] 变成了 typing.Optional[str] 导致 mitmproxy 运行出错,进而使得 scrapy 的测试失败
  • python-billiard: 调用的私有方法 _posixsubprocess.fork_exec 参数发生了变化
  • python-pytest-benchmark: argparse 的帮助信息格式有优化
  • python-opentracing: 自 3.7 起废弃的 asyncio.Task.current_task 被移除
  • python-engineio: 自 3.7 起废弃的 asyncio.Task.all_tasks 被移除
  • impacket: 自 3.2 起废弃的 array.array.tostring() 被移除
  • python-pybtex: 自 3.2 起废弃的 xml.etree.ElementTree.Element.getchildren 被移除
  • python-jsonpickle: 自 3.1 起废弃的 base64.decodestring 被移除
  • python-ioflo: 自 3.1 起废弃的 json.loads() 参数 encoding 被移除
  • routersploit: 自 Python 3 起废弃的 threading.Thread.isAlive 终于被移除了
  • python-socketpool: 自 Python 3 起废弃的 threading.Thread.isAlive 终于被移除了
  • python-furl: Python 3.9 修正了一处 URL 解析 bug
  • python-stem: Python 3.9 移除了错误的 unittest.mock.__version__
  • python-natsort: Python 的 Unicode 支持更新到了 13.0.0 版本,CHORASMIAN NUMBER ONE 字符被判定为数字,但是测试代码不认识,认为程序出错
  • python-pony: 对新版本的 Python 报不支持的错误
  • python-dephell-pythons: 硬编码 Python 3.9 为未发布的版本,但现在 3.9 已经发布了

而以下项目的测试失败与 Python 3.9 没有直接关系,共 26 个。其中与 Python 生态有关的有 18 个,与其它项目有关的有 4 个,依赖外部信息的有 3 个,包括一个特别搞笑的依赖夏令时是否生效的。

  • python-eventlet: 调用的 dnspython 私有方法已不存在;DNS 解析超时
  • python-markdown2: 语法高亮的结果有少许变化,不符合预期。推测是 pygments 新版本的变化
  • python-flake8-typing-imports: 似乎是 flake8 能够检测到更多的问题了
  • python-babel: 使用了已废弃的特性,测试被 pytest 拒绝
  • python-pygal: pytest 6.1.0 移除了 Metafunc 的 funcargnames 属性
  • python-flask-gravatar: 使用了已废弃的特性,测试被 pytest 拒绝
  • python-pytest-relaxed: 使用了已废弃的特性,测试被 pytest 拒绝
  • python-pytest-randomly 使用了已废弃的特性,测试被 pytest 拒绝
  • python-deprecated: 测试所预期的警告文本信息已经发生变化
  • python-dbus-signature-pyparsing: 执行时间超过了测试设定的 200ms 时限
  • python-tinycss2: flake8 风格检查未通过
  • python-pytest-runner: black 风格检查未通过
  • python-portend: black 风格检查未通过
  • python-aiohttp: @coroutine 的 DeprecationWarning 被视作错误
  • python-poetry: poetry-core 的一项数据由 dict 改为 OrderedDict,使得输出顺序与测试预期的不一致
  • python-isort: 将使用旧版本 isort 的外部项目的 import 排序视为正确,然后它还真出错了
  • python-cachecontrol: Python 2.7 相关
  • python-zc.lockfile: 测试代码把 Python 3 代码喂给了 Python 2.7。可能是该库已经不支持 2.7 了
  • python-occ-core: 依赖 OpenCASCADE 的版本更新,不被支持
  • protobuf: C 整型比较因表示范围问题而恒为假,警告转错误。是因为新版本的 gcc 比较聪明么?
  • gnome-passwordsafe: 构建系统发现有依赖缺失
  • io: C 代码引用了不存在的系统头文件
  • ceph: C++ 相关问题
  • python-distlib: 调用远程 XML-RPC 太多被限制导致预期的数据与实际错位
  • python-requests-toolbelt: 测试所需要的 HTTP 资源 404 了
  • postgresql: 夏令时结束,导致实际时区与预期对不上。「所以冬天就不要滚包啦,冬天要冬眠!」

所以在这些升级 Python 3.9 的项目中,不兼容 Python 3.9 仅仅只占一半,其中又有一半多属于「总有一天会坏掉」的类型(一大半属于「不听话」,使用没有明确文档、预期为私有的特性,少数尝试当预言家但是失败了)。最后剩下的,再一大半是使用了至少两个版本前已经说了要废弃的特性,只有三个莫名地发现自己真的被 Python 坑了,还都是 C API 部分的。

所以我对我自己的脚本顺利升级到 Python 3.9 非常有信心呢。可能有些老代码使用了已经废弃的特性,所以我也设置了环境变量 PYTHONWARNINGS=default,ignore::ResourceWarning 以便及时得到提示。

哦对了,Arch Linux 中受 Python 3.9 升级影响需要更新的软件包共有2077个,绝大部分我都没见着失败的。目前从开始升级到现在已经过去六天,还剩最后40个失败了的包。

10
29
2020
10

让 Arch Linux 系统和最新的镜像同步,从最快的镜像下载

Arch Linux 就是要追新!要追新自然要选择一个更新及时的软件仓库镜像啦,比如国内的 TUNA、USTC 同步都很及时。但是呢,这俩难兄难弟最近一段时间有些吃不消了,导致下载包的时候很慢,甚至超时失败,使用体验真糟糕。如果直接用上游镜像,比如 pkgbuild.com,漂洋过海的,也挺慢的。

而国内另一些镜像,比如网易腾讯云阿里云华为云,他们要么有 CDN,要么线路很好,下载速度飞快。但是呢,他们基本上每天才同步一次,阿里云还时不时连续数天都没能同步成功,这让喜欢追新的 Arch Linux 用户多不舒服呀。当群里的小伙伴们都用上了最新版本的软件,体会到了让人心痒痒的新特性和 bug 时,你 -Syu 却是「今日无事可做」,真是扫兴呢。

和最新的镜像同步,从最快的镜像下载,真的不可兼得吗?

非也。只需要稍微配置一下,用上我的 pacsync 脚本,就可以啦~

配置方式是,为 /etc/pacman.d 下的镜像列表文件创建一个.sync后缀的同名文件,里边指定用于同步的镜像,而不带.sync后缀的文件里按优先级列出多个镜像。pacman 在下载文件时,会按顺序依次尝试列出的镜像,如果遇到更新不及时 404 的时候,就会尝试另一个。这样,可以仅在下载快的镜像里还没有需要的包文件时,才转而从比较慢的镜像下载。

而需要同步 pacman 数据库的时候,使用pacsync脚本取代pacman -Sy。脚本会使用 bind mount 用.sync文件取代不.sync的版本,就能同步到最新的数据库了。原来的pacman -Syu命令要拆开来用,先pacsyncpacman -Su了。

脚本里使用了单独的挂载空间并且将挂载改为了私有,所以并不会影响到外边。

Category: Linux | Tags: Arch Linux linux
10
29
2020
3

tar 归档的权限问题

一次系统升级之后,我的许多 Python 程序突然开始报错:

[...]
  File "/usr/lib/python3.8/site-packages/pkg_resources/__init__.py", line 2762, in _get_metadata
    for line in self.get_metadata_lines(name):
  File "/usr/lib/python3.8/site-packages/pkg_resources/__init__.py", line 1415, in get_metadata_lines
    return yield_lines(self.get_metadata(name))
  File "/usr/lib/python3.8/site-packages/pkg_resources/__init__.py", line 1405, in get_metadata
    value = self._get(path)
  File "/usr/lib/python3.8/site-packages/pkg_resources/__init__.py", line 1609, in _get
    with open(path, 'rb') as stream:
PermissionError: [Errno 13] Permission denied: '/usr/lib/python3.8/site-packages/Telethon-1.17.4-py3.8.egg-info/PKG-INFO'

WTF 滚坏了!立即回滚!

回滚完之后,我开始调查这个事件——因为 [archlinuxcn] 的这个包是我管的呀。而且我记得之前也遇到过一次类似的情况,当时没有深究。

检查一下软件包里的文件的权限:

>>> tar tvf python-telethon-1.17.4-1-any.pkg.tar.zst | grep PKG-INFO
-rw------- root/root      3659 2020-10-24 10:05 usr/lib/python3.8/site-packages/Telethon-1.17.4-py3.8.egg-info/PKG-INFO
>>> tar tvf python-telethon-1.17.4-1-any.pkg.tar.zst | grep -- ----
-rw------- root/root      3659 2020-10-24 10:05 usr/lib/python3.8/site-packages/Telethon-1.17.4-py3.8.egg-info/PKG-INFO
-rw------- root/root     12078 2020-10-24 10:05 usr/lib/python3.8/site-packages/Telethon-1.17.4-py3.8.egg-info/SOURCES.txt
-rw------- root/root         1 2020-10-24 10:05 usr/lib/python3.8/site-packages/Telethon-1.17.4-py3.8.egg-info/dependency_links.txt
-rw------- root/root        27 2020-10-24 10:05 usr/lib/python3.8/site-packages/Telethon-1.17.4-py3.8.egg-info/requires.txt
-rw------- root/root        15 2020-10-24 10:05 usr/lib/python3.8/site-packages/Telethon-1.17.4-py3.8.egg-info/top_level.txt

好奇怪,Telethon 这些包信息文件怎么只让 root 读了呢?

从 PyPI 上下载 Telethon 的原始 tar 归档回来看看,发现最近几个版本里,文件权限全部只有自己可以读(-rw-------),而所有者是 u0_a167/10167。开发者突然在 Android 系统上打包了呢……安装的时候,部分文件的权限被保留了下来(Arch Linux 打包时强烈反对使用 root 权限执行,因此我用 devtools 打包,解包部分自然是普通用户操作的,所有者无法被保留)。

然后我又看了一下之前的版本,哦豁,所有者成开发者的 id 了,但是有三个版本的 pyc 文件,还有好几个 pyc 文件都是 -rwxrwxrwx。大概系统上的低权限用户可以去改改,然后看谁跑 Telegram 机器人就拿谁的权限?

经过跟开发者的讨论,最终干掉了 pyc 文件,也不在 Android 上打包了。777 权限问题还待解决。不过我更在意的是,为什么会发生这种状况呢?setuptools 干嘛不修一修呢?别的工具创建的用于发布的 tar 归档会不会有类似的问题呢?

结果找了找,发现 setuptools 前年就有人报告这个问题,但是并没有解决。行吧,我打包时统一修正一下权限好了……

下一个 GitHub 生成的 tar 归档看看?咦,-rw-rw-r-- root/root,是处理过了么?啊对,git archive 生成的包是怎么样的?去试了试,原来一样的啊。看来 git 想到了这个问题并且处理了,只是 002 的 umask 有点意外。

Arch Linux 为了普通用户打出文件为 root 所有的 tar 归档使用了 fakeroot,那么 git 是怎么实现的呢?翻了翻代码,git 是自己生成 tar 文件的,写死了所有者是 root/root,但是权限位还是有专门的 umask,默认是 002。可以配置,比如git config --global tar.umask user一下,就会取当前 umask 作为 tar 归档里文件的 umask 了。

至于传统的 GNU autotools 构建系统创建的 tar 归档,我也创建了一个看了一下,并没有特殊处理,跟手动跑 tar 一样。

Category: Linux | Tags: linux python Git

| Theme: Aeros 2.0 by TheBuckma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