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28
2017
11

如果重回到学生时代,我想这样做

试题太多了做不完就挑喜欢的做。自习没意思就去图书馆里借书看。累了就休息,困了就睡觉。

老师要是有意见,就告诉TA,你别管我这么多,反正考试的时候给你拿年级前五。要是还不同意,每次考试时就这么干:

所有单选题,一律选正确答案后边那项。多选择题该全选的就选A,否则就只选错误的部分。数值填空题就把正确值加一再填上,解答题就只写上答案,然后解释说太困了就不写过程了,或者手写作业写酸了过程就省掉了。英文填空就填反义词。没反义词的就随便找个押韵的词填上好了。作文当然向现在网传的各种高考零分作文看齐。要不就写社论。社论太敏感就写相对论,或者总结一下微积分啊抽象代数啥的,也可以教教阅卷老师编程。

当然抗议完了,有意思的东西还是照学不误。除了高考这样的考试,分数都是老师家长的,但知识和思考能力是自己的。反正推掉了那么一大堆重复的试题,自己有的是时间把那么点儿知识学得融会贯通嘛。当然在此之前,要对自己好点,该吃就吃,慢慢吃,要吃得健康。到点就睡觉,休息好,精神爽,身体棒,才能够好好地生活。


我的学生时代,父母听信了 CCTV 和学校老师的谎言,为虎作伥,编织了一个美丽的谎言。在那时候,没有人关心我的感受,关注我的将来、我的命运。那是一个充满敌意的世界。那是一段灰暗无光的童年与青春。直到结束了他们制定的行程,走入社会多年,我才发现,那个美丽的未来不过是个谎言,是牢笼的围栏,也是那个充满敌意的世界里虚构的天堂。


To be who you are and become what you are capable of is the only goal worth living. —Alvin Ailey
Category: 未分类 | Tags: 生活 教育
8
19
2015
9

大概这就是程序员思维?

这是以前的事情,突然联想到的。

「来武汉火车站接我。」

有些年没关注过武汉的火车站的人会认为要去某一个位于武汉市的火车站来接我。如果他曾经接在汉口火车站接过我,那么他会认为我的意思是我会在以前那个火车站等他,而不是到别的地方——比如某个公交站。因为汉口火车站位于武汉市内。

而我遇到这种情况,会去寻找一个叫「武汉火车站」的车站,即使最后找到唯一一个以此为名的火车站在孝感而不是武汉,或者唯一一个以此为名的是一个广场而不是火车站。因为我会假定说这话的人已经传达了完成请求的所需要的足够的信息,那么「武汉火车站」一定是一个明确的地点,而不是一个范围、一种描述。当这种假定失败的时候,我才会觉得对方办事不靠谱,转而寻求并确认更详细的信息。

可很多入门级的程序员,和一般的电脑使用者一样,并不能准确有效地传达信息,反而采用了一种有损的描述。就像我找你要天津大爆炸的现场图片,你打开看图软件,然后拿QQ截屏发送过来一样。

他们说,「网页打不开了」,「程序运行不了了」,似乎别人就坐在他们身边,看得到他们所看到的一切,也拥有读心术,能够探知他们所期望的结果是怎样的一样。然而真实情况是,你说你要死了,我却不知道怎么才能救你。

在日常生活中,用一个近似的概念来取代,或者重要信息缺失很少带来多少麻烦,因为大家的需求啊行为啊都差不多的,你要吃饭我也要吃饭,你要赶路我也急着上班。万一弄错了,你要调料给你递了纸巾也没多大关系,再说明白一点就好了。

可是编程不是日常生活,它需要严谨、认真的态度,不然事情就没办法处理。当然也有更严重的,比如耗资数亿、经历近一年的旅程之后坠毁的火星气候探测者号,比如导致73人丧生的哥伦比亚航空052号班机空难。这些事件中,如果信息传达得准确一点的话,悲剧就不会发生。

哦对了,如果中文维基百科的链接无法访问的话,请「科学上网」(这里的引号表示这是一个特殊的词组,需要准确匹配的),或者在 hosts 文件加入维基百科的 IP 198.35.26.96 即可。

Category: 未分类 | Tags: 生活 程序员 认知
11
29
2014
6

APEC 蓝与北京灰

APEC 蓝:

北京灰:

这不是月亮:

在玩过山车的空气质量:

部分静态文件存储由又拍云存储提供。 | Theme: Aeros 2.0 by TheBuckma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