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8
2018
4

与 Android 进行 WLAN Direct 连接

首先 iw list 看是否支持。如果支持,那就

iw dev wlan0 interface add p2p0 type __p2pdev

这样其实并不会多出一个叫 p2p0 的网络接口。iw dev 能看到多了个「Unnamed/non-netdev」设备。不执行这个也可以连接上 WLAN Direct,但是当前的 managed Wi-Fi 连接会断掉。执行之后再连接,managed 连接会持续,iw dev 里会有两个 Unnamed,不知道何故。另外这个 type __p2pdev 加上去了我就不知道怎么删除了。试了几个命令,结果搞得内核 oops 了……

然后是 wpa_supplicant 配置文件:

ctrl_interface=/run/wpa_supplicant_p2p
ap_scan=1

device_name=起一个名字
device_type=1-0050F204-1

driver_param=use_p2p_group_interface=1

wpa_supplicant 跑起来。注意这里的接口名还是那个 managed 接口的。

wpa_supplicant -i wlan0 -c p2p_config.conf

然后 wpa_cli 连过去操作:

wpa_cli -p /run/wpa_supplicant_p2p

首先用 p2p_find 开启搜索。这时候对端设备能够看到自己了。使用 p2p_connect 对端MAC pdc go_intent=0 连接,在对端接受连接即可。go_intent=0 是让对方作为 group owner,这样对端 Android 才会提供 DHCP 服务(否则要本地提供了)。

然后就可以给自己添加 IP 地址了。此时是可以用 dhcpcd 的,然而直接跑的话它会抢走默认路由,所以知道地址范围之后手动加一个好了:

ip a add 192.168.49.22/24 dev p2p-wlan0-1

Android 设备的地址是 192.168.49.1。

之后就可以用 adb connect 然后 scrcpy 了。

PS: Android 很喜欢四十几的 IP 段呢。USB 网络共享是 192.168.42.129/24,Wi-Fi 网络共享是 192.168.43.1/24,而 WLAN Direct 是 192.168.49.1/24。不知道蓝牙网络共享是多少呢。

PPS: scrcpy 在我的 XZ2C 上运行完美,但是在 MIUI 10 上是「只读模式」,只能看,所有交互操作无效。

参考资料

Category: 网络 | Tags: linux 网络 Android
7
16
2018
1

使用 iptables 透明代理 TCP 与 UDP

很早之前,我在《Linux「真」全局 HTTP 代理方案》中介绍了 redsocks 方案。不过它只处理了 TCP,并没有处理 UDP,DNS 也是采用强制 TCP 的方式来处理的,再加上它本身还要将请求转发到真正的代理客户端,延迟比较高。然后,还可以结合 Wi-Fi 分享 或者网络命令空间,玩点更有趣的。

首先要有支持的代理客户端,比如 ss-redir。这个就不用多介绍了,配置好、跑起来即可。以下假设此代理跑在 127.0.0.1 的 $PPROT 端口上。

然后,TCP 的代理设置。使用的是和 redoscks 一样的方案。这个比较简单,除了有一点需要注意:DNAT 到 127.0.0.1 时,需要设置内核选项net.ipv4.conf.all.route_localnet=1

最麻烦的是 UDP 的代理,使用的是 TPROXY。首先,需要把要走代理的数据包路由到本地。以下假设我们给要代理的数据包打上标签 1。那么执行:

ip rule add fwmark 1 lookup 100
ip route add local 0.0.0.0/0 dev lo table 100

那个 100 是路由表的编号,可以自己选一个喜欢的。

然后,对于转发流量(来自局域网或者另外的网络命名空间),直接把需要代理的数据包扔给 TPROXY 目标,并且打上对应的标签即可。而对于本地产生的流量,不仅要带有对应的标签,而且需要在 OUTPUT 链打上一个(与之前不同的)标签,触发 reroute check 才行。

最后,对需要代理的数据包设置 iptables 规则:

协议 来源 目标
TCP 本地 nat OUTPUT -j REDIRECT --to-ports $PPROT
转发 PREROUTING -j DNAT --to-destination 127.0.0.1:$PPROT
UDP 本地 mangle OUTPUT
PREROUTING
-j MARK --set-mark 1
-j TPROXY --on-port $PPROT --on-ip 127.0.0.1
转发 PREROUTING -j TPROXY --on-port $PPROT --on-ip 127.0.0.1 --tproxy-mark 1/1

比如来自网络命名空间或者局域网的 IP 段 192.168.57.0/24 全部走代理:

iptables -t nat -A PREROUTING -p tcp -s 192.168.57.0/24 ! -d 192.168.57.0/24 -j DNAT --to-destination 127.0.0.1:$PPROT
iptables -t mangle -A PREROUTING -p udp -s 192.168.57.0/24 ! -d 192.168.57.0/24 -j TPROXY --on-port $PPROT --on-ip 127.0.0.1 --tproxy-mark 1/1
Category: 网络 | Tags: linux 网络 iptables UDP
5
14
2018
3

Windows 10 中配置网络共享

有一个很讨厌的公司叫「深信服」,英文名叫「Sangfor」。它开发的私有协议的 SSL VPN 客户端 EasyConnect 终于支持 Ubuntu 了,然而我没能在 Arch Linux 上正确地把它跑起来。图形界面是 electron 之类的,这部分没有问题。但有一个会往 /usr/share 下写日志的 root 进程,应该是负责真正的 VPN 创建的,死活连不上。

那么就在 Windows 虚拟机里跑吧。所以我的 Linux 系统需要通过 Windows 访问部分网络了。只是 HTTP 的话倒是可以装个 HTTP 代理搞定,但是我还要连 ssh 的。

正文开始了。其实整个过程并不难,关键在于很难找到资料。

首先,当然是给 Windows 一张 host only 的网卡,用于两个系统之间的连接。以及,把那个 VPN 连上。

然后,打开「网络设置」,选择「更改适配器选项」。右键单击要共享的网络适配器(比如此例中是那张 Sangfor VPN 的网卡),选择「属性」。

选择「共享」选项卡,把第一个框给勾选上,下边下拉菜单选择那张 host only 的适配器。确定。

就这样,OK 了。

Windows 10 中配置网络共享

要注意的是,此操作会将网卡的 IP 强制设置为「192.168.137.1」。就像图中可以看到的那样,微软总喜欢「提供策略,而非机制」。假定你是给你的家庭共享。假定你要共享的是 Internet 连接(本例中其实是 VPN 连接)。所以它也假定了你的「家庭」网络中 Windows 可以随意选择 IP 地址,假定你需要 DHCP 服务。

Linux 这边配置起来就容易多了。Virtualbox 的 vboxnet0 接口本来用的是 192.168.56.0/24 网段,但是给它配置另外的 IP 地址,往它里边扔它不了解的目标地址的包,它也不介意的。

sudo ip a add 192.168.137.2/24 dev vboxnet0
sudo ip r add 172.16.2.9/32 via 192.168.137.1

以上给 vboxnet0 添加了 IP 地址,并且让需要走 VPN 的目标地址(172.16.2.9)走 Windows 的网络。

PS: 开着防火墙的话,Windows 10 默认是忽略 ping 的。在防火墙的「入站规则」里启用「文件和打印机共享(回显请求—ICMPv4-In)」之后才能 ping 它。

另见阿森人的《伪·如何在 Linux 下使用深信服 SSL VPN》一文。

Category: 网络 | Tags: 微软 windows 网络
10
10
2017
38

WireGuard: 简单好用的 VPN

家里和公司电脑连接,因为厌倦了一个个做端口映射,有些还因为安全原因得走 ssh,所以决定弄个 VPN。之前使用过 OpenVPN,然而现在懒得再去配置 OpenVPN 的证书了,所以决定尝试一下新东西。

首先,去 WireGuard 官网上转了一圈,结果还是没弄明白怎么配置。后来尝试了一下 demo,把服务端和客户端的脚本分别看了一下,才弄明白。其实在 WireGuard 里,客户端和服务端基本是平等的,差别只是谁主动连接谁而已。双方都会监听一个 UDP 端口。双方都需要一对密钥。双方都需要把对方的公钥加进来。最后一步,谁主动连接,谁就是客户端。因为家里路由器有公网 IP,我做了端口映射,所以我当然是从公司连家里方便了,用不着麻烦的打洞脚本。

首先 pacman -S wireguard-tools 安装。这也会安装上 WireGuard 的内核模块。然后使用熟悉的 ip 命令添加并配置 WireGuard 的网络接口:

# 生成密钥对
wg genkey | tee privatekey | wg pubkey > publickey

sudo ip link add dev wg0 type wireguard
sudo ip address add dev wg0 192.168.58.1/24
sudo wg set wg0 listen-port 60010 private-key privatekey
sudo ip link set wg0 up

这是我家里的配置。使用的是网段 192.168.58.0/24,因为 56 是 vbox 虚拟机用的,57 分配给 lxc 和我的网络命名空间了。指定了一下监听的端口号。我把之前给 mosh 配置了转发的端口号中最高的那个挪用了。

公司里也是同时的配置,只是不需要指定监听端口号,然后把家里那边设置成 peer,并且连过去(相同的命令我没写):

sudo wg set wg0 private-key privatekey peer 这里是公钥 endpoint 家里的IP:60010 allowed-ips 0.0.0.0/0 persistent-keepalive 180

allowed-ips 指定过来的 IP。这里没怎么限制。persistent-keepalive 是为 NAT 设置的。WireGuard 本来很安静,不需要说话的时候就不说话,但是要往 NAT 后边的主机发送信息,需要经常通信,让 NAT 记得对应的映射关系。

然后家里那边也需要添加一下公司这边的公钥:

sudo wg set wg0 peer YiyFylL+1Dr3j2Cyf0lwXQYz2qaNwm3XyV5YvMFp3Vs= allowed-ips 192.168.58.2/32

IP 限制加上也是没有问题的。这里就不用加上 endpoint 了,它连过来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了。WireGuard 是支持漫游的,也就是说,双方不管谁的地址变动了,WireGuard 在看到对方从新地址说话的时候,就会记住它的新地址(跟 mosh 一样,不过是双向的)。所以双方要是一直保持在线,并且通信足够频繁的话(比如配置 persistent-keepalive),两边的 IP 都不固定也不影响的。

最后,用得不错,可以把这几条命令写到一个 systemd service 文件里,就可以不用每次敲一串命令了,也可以做到联网后自动启动。


刚刚找了一下,其实之前使用的证书什么的还在,而且还没过期。而且因为弄 nghttpx,用了一下 xca,比 easy-rsa 好用很多呢。不过 WireGuard 的双向漫游很棒啊~

Category: 网络 | Tags: linux 网络 UDP
9
11
2017
3

等连上互联网之后再来找我吧

最近公司弄了 Wi-Fi 登录。就是那个叫 captive portal 的东西。

Android 早就会在连接 Wi-Fi 时检测网络是不是要登录了,为此 Google 弄了个 /generate_204 的 URL。小米、高通、USTC、v2ex 也都提供了这个东西,方便广大中国大陆 Android 用户使用。(我发现我的 Android 使用的是高通的地址,没有用 Google 的。)

但我使用的 Arch Linux 自行开发的 netctl 网络管理工具没这种功能。火狐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加上了,不过使用的地址 http://detectportal.firefox.com/success.txt 是返回 200 的。

所以我启动火狐就可以看到要登录的提示了。然而问题是,其它程序不知道要登录啊。像 offlineimap、openvpn、rescuetime 这种还好,会自己重试。可每次网络需要登录的时候 dcron 就会给我发一堆邮件告诉我我的 git pull 都失败了……当然还有我老早就注意到的 pkgstats,经常会因为启动过早而无法发送统计数据。

所以呢,得想个办法,等连上互联网之后再跑那些脚本啊服务什么的。

检测是不是连好了很简单,不断尝试就可以了。但我需要一个系统级的 Condition 对象来通知等待方可以继续了。然而我只知道 Linux 有提供信号量。难道要自己弄共享内存来用么?

#archlinux-cn 问了一下,farseerfc 说试试命名管道。我想了想,还真可以。只有读端的时候进程就会阻塞,一旦有写端就能成功打开了。当然没有读端的打开写端会打不开,不过没关系,反正这进程也不能退出,得一直拿着这个文件描述符。

没想到很少用到的命名管道有意想不到的用法呢。我以前还为了不阻塞而专门写了篇文章呢。

于是负责检测网络连通的 check-online 和等待网络连好的 wait-online 都写好了。

check-online 应当是个服务。那就交给 systemd 吧。然后……systemd 不是有个 network-online.target 么?正好可以让 check-online 来达成这个目标呢,多合适呀。

于是服务写好了。测试了几天,大成功!不仅 wait-online 很好地工作了,而且我发现 openvpn 和 pkgstats 自动排到 network-online.target 后边去了。nginx 的 OSCP staple 经常因为 DNS 失败而无法成功,我也可以在联好网之后去 reload 一下它了。(不是强依赖,我可不希望连不上网的时候我本地的 wiki 也访问不了。)

整个项目就叫作 wait-online,在 GitHub 上,欢迎送小星星哦~Arch Linux 包可以从 [archlinuxcn] 仓库 安装 wait-online-git 包。

8
5
2017
2

NeWifi 3.2.1.5900 root

新家新路由器。

为了玩 teeworlds,需要 root 权限操作 iptables。我上网找了一堆方案,无果。最后想着,先把自动更新 DNS 的脚本写了吧。

于是研究 API。通讯协议是 JSONRPC 2.0,授权是一个 token。先用从网页取得的 token 调 API,成功~然后我还在想,怎么拿 root shell 呢。结果去看了一下登录后返回的数据:

NeWifi 登录返回的数据

注意看右下角!「open_dropbear」!

于是:

>>> c.api_request('xapi.basic', 'open_dropbear')
[D 08-05 19:28:36.145 connectionpool:243] Resetting dropped connection: localhost
[D 08-05 19:28:36.640 connectionpool:396] http://localhost:8080 "POST http://192.168.99.1/ubus/ HTTP/1.1" 200 None
{'status': 0}

然后就:

>>> ssh root@192.168.99.1
The authenticity of host '192.168.99.1 (192.168.99.1)' can't be established.
RSA key fingerprint is SHA256:............................................
Are you sure you want to continue connecting (yes/no)? yes
Warning: Permanently added '192.168.99.1' (RSA) to the list of known hosts.
root@192.168.99.1's password:


BusyBox v1.22.1 (2017-03-10 15:06:06 CST) built-in shell (ash)
Enter 'help' for a list of built-in commands.

        ____      _____
       |  _ \    |_   _|__  __ _ _ __ ___
       | | | |_____| |/ _ \/ _` | '_ ` _ \
       | |_| |_____| |  __/ (_| | | | | | |
       |____/      |_|\___|\__,_|_| |_| |_|

 -----------------------------------------------------
 From BARRIER BREAKER (3.2.1.5900, r39558)
 -----------------------------------------------------
  * By D-Team 2015 present
 -----------------------------------------------------
root@newifi:~#

WTF,就这么简单!

顺便附上我写的简单客户端:

from requestsutils import RequestsBase

class NeWifi(RequestsBase):
  baseurl = 'http://192.168.99.1/'
  token =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def api_request(self, cat, name, args={}):
    req = {"jsonrpc":"2.0","id":1,"method":"call","params":[self.token,cat,name,args]}
    ans = self.request('/ubus/', json=req).json()
    return ans['result'][1]

  def login(self, password):
    password = base64.b64encode(password.encode('utf-8')).decode('ascii')
    ans = self.api_request("session","xapi_login",{"username":"root","password":password})
    self.token = ans['ubus_rpc_session']

  def get_wan_info(self):
    return self.api_request('xapi.net', 'get_wan_info')

requestsutils 在此

Category: Linux | Tags: python root 网络 路由器
4
23
2017
15

UDP: 谁动了我的源地址?

最近 #archlinux-cn 又流行玩 teeworlds 了,然而我却连不上那个服务器。

情况很奇怪。我能 ping 通服务器 IP,TCP 连接也正常,UDP traceroute 也表现得很正常(对关闭端口能够完成,对开放端口会在最后一跳开始得到一堆星号),并且我连接的时候,服务器能看到我在连接。也就是说,TCP 和 ICMP 都正常,UDP 上行正常,下行出了状况。

难道是有防火墙?首先呢,我能连接其它服务器,说明我这边没有问题;大部分人能连接上服务器,说明服务器那边也没有问题。所以,问题出在路上。也确实有另外的北京联通用户连不上这个服务器。但是很奇怪啊,为什么单单只是这一个 IP 的 UDP 包丢失了呢?

于是继续试验。从最简单的开始,用 netcat / socat 尝试通讯。方向反过来,我监听,服务器那边连接。端口是我在路由器上做过端口映射的。结果是正常的。再来,服务器那边监听,我往那边发,果然我就收不到包了。按理说,UDP 双方是对等的,不应该换了个方向就出问题呀。难道是因为端口映射?Wireshark 抓包看到本地使用的端口号之后,在路由器上映射一下,果然就通了!

然后,我注意到了一件十分诡异的事情:虽然我和服务器能够通讯了,但是我的 Wireshark 上只显示了我发出去的包,却看不到回来的包!我抓包时按服务器 IP 做了过滤,所以,回来的包的源 IP 不是服务器的地址!

重新抓包一看,果然。服务器 IP 是 202.118.17.142,但是回来的包的源 IP 变成了 121.22.88.41……看起来这是联通的设备,在下行 traceroute 时能够看到有节点与它 IP 相似(121.22.88.1)。原来又是这著名的「联不通」又干坏事了 -_-|||

虽然 socat 接收 UDP 时不介意源 IP 变化了,但是 teeworlds 介意啊。并且 NAT 那边也会不知所措。所以,首先得告诉路由器把来自这个 IP 的 UDP 包全部扔给我:

ssh 192.168.1.1 iptables -I FORWARD -i ppp0.2 -p udp -s 121.22.88.41 -j ACCEPT

于是数据包有了。接下来是修正源 IP。我试过 SNAT,无效。这东西似乎只对本地发出的包有用?于是我又用 netfilter_queue 了。这东西很强大呢~一个简单的 Python 脚本搞定:

#!/usr/bin/env python3

from netfilterqueue import NetfilterQueue
from scapy.all import *

def main(pkt):
  p = IP(pkt.get_payload())
  # print('recv', p)
  p.src = '202.118.17.142'
  p.chksum = None
  p[UDP].chksum = None
  pkt.set_payload(bytes(p))
  # print('fixed to', p)
  print('.', flush=True, end='')
  pkt.accept()

conf.color_theme = DefaultTheme()
nfqueue = NetfilterQueue()
nfqueue.bind(1, main)
try:
  nfqueue.run()
except KeyboardInterrupt:
  pass

然后是 iptables 命令:

sudo iptables -I INPUT -s 121.22.88.41 -p udp -j NFQUEUE --queue-num 1 --queue-bypass

scapy 这个神奇的网络库在 Arch 官方源里叫「scapy3k」。Python 的 netfilterqueue 模块需要用我自己修改过的这个版本

2017年7月30日更新:Python 的依赖有点麻烦,所以我又写了个 Rust 版本,放在 GitHub 上了

Category: 网络 | Tags: linux python 网络 iptables Rust
9
13
2016
7

Linux 下的 Wi-Fi 分享

首先看看你的网卡和驱动组合是否支持这样的操作。

>>> iw list | grep -A2 combinations:
        valid interface combinations:
                 * #{ managed } <= 1, #{ AP, P2P-client, P2P-GO } <= 1, #{ P2P-device } <= 1,
                   total <= 3, #channels <= 2

上边这个输出说明支持,并且频道可以不一样。

然后,添加一个用途 AP 的网络接口,并配置 IP 地址。我的无线网络接口名字是 wlan0,因为我通过创建空 /etc/udev/rules.d/80-net-setup-link.rules 文件的方式禁用了 systemd 的网络接口改名。

sudo iw dev wlan0 interface add wlan0_ap type __ap
sudo ifconfig wlan0_ap 192.168.17.1

配置 NAT:

echo 1 | sudo tee /proc/sys/net/ipv4/ip_forward
sudo iptables -w -t nat -A POSTROUTING -s 192.168.17.0/24 -j MASQUERADE

配置 DHCP。我用的是 dnsmasq。它本来是作为 DNS 缓存用的,但是也支持 DHCP,那就用它了:

interface=wlan0_ap
no-dhcp-interface=wlan0
dhcp-range=192.168.17.50,192.168.17.150,12h

注意不要在其它只提供 DNS 服务的接口上提供 DHCP 服务,以免出现冲突。

然后就可以开启热点啦。hostapd 配置如下:

interface=wlan0_ap
driver=nl80211
ssid=名字
channel=1
hw_mode=g
ieee80211d=1
country_code=cn
ieee80211n=1
ieee80211h=1
ignore_broadcast_ssid=0
auth_algs=1
wpa=2
wpa_passphrase=secret
wpa_key_mgmt=WPA-PSK
wpa_pairwise=TKIP
rsn_pairwise=CCMP

最后把它们跑起来就可以了。

为了方便使用,我创建了个 systemd 服务 wlan0_ap.service:

[Unit]
Description=Setup wlan0_ap
Before=hostapd.service
After=sys-subsystem-net-devices-wlan0.device
After=iptables.service

[Service]
Type=oneshot
RemainAfterExit=yes
ExecStart=/usr/bin/iw dev wlan0 interface add wlan0_ap type __ap
ExecStart=/usr/bin/ip address add dev wlan0_ap 192.168.17.1/24
ExecStart=/usr/bin/iptables -w -t nat -A POSTROUTING -s 192.168.17.0/24 -j MASQUERADE
ExecStop=-/usr/bin/iptables -w -t nat -D POSTROUTING -s 192.168.17.0/24 -j MASQUERADE
ExecStop=/usr/bin/ip address delete dev wlan0_ap 192.168.17.1/24
ExecStop=/usr/bin/iw dev wlan0_ap del

[Install]
WantedBy=hostapd.service

systemctl enable wlan0_ap 之后就可以直接 systemctl start hostapd 来启动了~当然也很容易停止服务:systemctl stop hostapd wlan0_ap。我的 dnsmasq 总是开启的,所以就不用加依赖了。还有 ipv4_forward 我也是早就写到配置文件 /etc/sysctl.d/99-sysctl.conf 里的。

Category: Linux | Tags: linux 网络 systemd
4
29
2016
5

一个系统,两套网络

创建并配置一个新的网络命名空间

公司 VPN 用的网段是 192.168.1.0/24,而我家里的网络,就像大多数人的一样,也是 192.168.1.0/24。网段冲突了。当然啦,隔离得相当好的 lxc 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可是它隔离得太好了,我可不想再多维护一套环境。那么,就只隔离网络好了!

正好之前看到 iproute2 套件可以管理网络命名空间。那么,就用它啦。

首先,创建一个名为 vpn 的网络命名空间:

ip netns add vpn

现在如果进去看的话,会发现里边只有一个孤零零的 lo 网络接口,所以里边是一片与世隔绝的黑暗。我没有其它的网络接口给它用。桥接当然是可以尝试的,只是需要更改已有的网络配置。所以还是用另外的方案吧。弄根网线来,把里边和外边连接起来好了。

创建一对 veth 接口。这就是我们的「网线」~

ip link add vpn0 type veth peer name vpn1

一端留外边,另一端移到 vpn 里边去:

ip link set vpn1 netns vpn

接好网线的两端:

ip link set vpn0 up
ip netns exec vpn ip link set vpn1 up

好了,现在两个网络之间可以通信了~当然,只是链路层。为了使用 TCP/IP,我们得分配 IP 地址。在外边的这个就不需要 IP 地址了,因为我要把它接到一个网桥上,网桥自己有 IP 的。

brctl addif br0 vpn0

这里 br0 是我已有的网桥(给 lxc 用的那个)。如果你没有的话,就自己按以下方法弄一个。我用的是 bridge-utils 里的 brctl 命令。iproute2 也可以做的。

brctl addbr br0
ifconfig br0 192.168.57.1
iptables -t nat -A POSTROUTING -s 192.168.57.1/24 -j MASQUERADE

最后的 iptables 命令是做 NAT 啦。当然内核的 IPv4 转发功能还要开启的。

vpn0 这端弄好了,再给 vpn1 分配 IP,并设置相关路由表项:

ip netns exec vpn ip address add dev vpn1 192.168.57.101/24
ip netns exec vpn ip route add default via 192.168.57.1

现在就可以在里边连 VPN 啦~

ip netns exec vpn openvpn ...

当然也可以去里边开个 zsh 用

ip netns exec vpn zsh

不过要注意如果跑 GUI,或者连接 D-Bus 的话,需要手动把相关环境变量移进去。虽然是独立的网络命名空间,但是因为共享了文件系统,所以虽然看不到在监听的 UNIX 套接字,但是连起来还是没有问题的。X 和 D-Bus 都可以良好工作的。

export DISPLAY=:0 LANG=zh_CN.UTF-8 LANGUAGE=zh_CN:zh_TW
export GTK_IM_MODULE=fcitx QT_IM_MODULE=fcitx XMODIFIERS=@im=fcitx
export DBUS_SESSION_BUS_ADDRESS=unix:path=/run/user/1000/bus
# 如果在 tmux 里的话
export TMUX=1

再加上 mount 命名空间吧

我这里在里边得用 IP 地址,因为我的 DNS 是 127.0.0.1,在里边当然是用不了的。怎么办呢?我不想改 DNS 服务器地址,因为里外的文件系统是共享的。那就再加上 mount 命名空间吧,这样就可以 bind mount 一个修改过的文件到 /etc/resolv.conf 上了。

其实呢,ip netns 是通过把网络命名空间(/proc/<pid>/ns/net)bind mount 到文件来实现命名空间的持久化的(不然使用这个命名空间的进程都退出,该命名空间就销毁了)。其文件位于 /run/netns 下。对于 mount 命名空间我们可以手工这么做:

mkdir -p /var/run/ns
mount --bind /var/run/ns /var/run/ns
# 命名空间只能 bind mount 到 private 挂载的文件系统上
mount --make-private /var/run/ns
# 随意找个普通文件就行。一般是用空文件;我这样可以省一个文件~
cp /etc/resolv.conf /var/run/ns

然后用 unshare 建立新的 mount 命名空间,并进入之前的 vpn 网络命名空间(当然用 nsenter 进入也是可以的):

unshare --mount=/var/run/ns/resolv.conf ip netns exec vpn zsh

创建了之后就可以用 nsenter 进去玩儿了:

nsenter --mount=/var/run/ns/resolv.conf --net=/var/run/netns/vpn zsh

可以在里边各种 bind mount,不会影响外边的哦:

# 在新的命名空间里边
mount --bind /var/run/ns/resolv.conf /etc/resolv.conf
vim /etc/resolv.conf

组合更多的命名空间

当然也可以组合更多种的命名空间的。我还试过 pid 命名空间,不过 pid 命名空间比较特殊:它在 fork 后才生效,当 init 进程(pid=1 的进程)退出之后所有位于此 pid 命名空间的进程都会被杀死,并且再也进不去了。所以不是很好玩的啦。

创建与进入的命令如下:

unshare --mount-proc -f --pid=/var/run/ns/pid --mount=/var/run/ns/resolv.conf nsenter --net=/var/run/netns/vpn su - lilydjwg
# 进入时用 -t 选项,或者重新 bind mount 文件(不然新进程会在原 pid 命名空间)
nsenter -t 9416 --mount=/var/run/mountns/resolv.conf --net=/var/run/netns/vpn --pid su - lilydjwg

后记

除了可能偶尔连接公司 VPN 会用到这个技术之外,我又给其找到了一个更好的使用场合:Wine QQ!于是本地的 nginx 日志里终于不会再有 /srv/http/cgi/reccom 找不到的提示了,CGI 服务也不会被不必要地启动了。

2016年5月13日更新:自用的脚本放在 Gist 上了。

Category: Linux | Tags: linux 网络 lxc
12
5
2015
21

博客「被入侵」之谜底

2015年9月13日,我的博客流量突然少了很多:

来自百度的访问量下降

因为博客突然被百度标记为「安全联盟提醒您:该页面可能已被非法篡改!」(后边那个峰的流量来源于知乎,与此事件并无关联。)

然而我一直未发现任何异常。我使用了 Google 站长工具,Google 也没说有任何异常。所以我以为这不过是百度又发了什么神经。毕竟它也说,「有一个网友举报」。「安全联盟」那里可以申请解封,但是需要出卖手机号等隐私。更神奇的是,它要求你修正问题,却连是什么问题都不清楚。「安全联盟」的客服表示,这事他们也不清楚。

然而几天前,又有网友报告我的博客跳转到了奇怪的页面。第一次有人报告时我只当用户系统或者网络的问题,虽然我也疑惑,恶意软件或者 ISP 插广告不至于插 CJB 的广告啊。但是对方并没有能力来调查此事。这次总算是遇到了一个会抓包的读者了。于是让报告者 @xuboying 帮忙抓包,这才真相大白。

简单地说,确实有页面在传输过程中被篡改了。至于是不是非法的,就得问「有关部门」了。

事情是这个样子的:我有一篇文章嵌入了 GitHub Gist。而 GitHub Gist 的域名 gist.github.com 被污染,其中一个污染 IP 为 216.234.179.13。这大概是 CJB 的源服务器地址。

本来呢,嵌入 GitHub Gist 的代码是这样子:

<script src="https://gist.github.com/lilydjwg/0bfa6807b88e6d39a995.js"></script>

当解析到 216.234.179.13 之后,最奇妙的事情发生了:

  1. CJB 使用了自签名、过期、弱密钥的证书。火狐会嫌它太弱而不可覆盖地拒绝,其它主流浏览器也会因为证书问题而报错。小米浏览器会询问用户是否接受有问题的证书(普通用户哪里懂这个啊,估计大都会选择接受吧)。一旦接受,则进入下一步。
  2. 该服务器在访问时会返回一句复合了 HTML 和 JavaScript 的脚本,修改window.location到 CJB 的主页。而引入 GitHub Gist 的方式恰好是 JavaScript 脚本,于是它得到执行,跳转到 CJB 主页去了……(不过现在只会返回空白页了。)

后来百度取消了那个「被非法篡改」的提示,不过权重依然很低,不注意看根本找不到我博客唉。

知道是 GitHub gist 的原因之后就可以很快找到遇到同样问题的人了,比如:

Category: 网络 | Tags: 网络 博客 安全 中国特色

部分静态文件存储由又拍云存储提供。 | Theme: Aeros 2.0 by TheBuckma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