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12
2021
0

不同情况下的图形效果

我在上一篇说到,Wayland 下再也不会遇到撕裂了。后来群友说,这是 Intel 的 modesetting 驱动特有的问题。所以我又重新比较了一下。为了让事实说话,而不是靠很容易有偏见的主观感受,我使用 Sony Xperia XZ2 Compact 手机的「慢动作」功能,以 960fps 录制了不同情况下,火狐滚动同一页面的效果。不过视频我就不放了,上传费时又占地方。

首先是我长期使用的组合:X11 + Intel 集成显卡 + modesetting DDX,窗口管理器是 Awesome 3.5.9,混成器是 picom。这种情况下有非常严重的斜线撕裂,在画面内容变化大的时候(如无过渡切桌面、视频镜头转换、大幅度滚动页面)必现。撕裂的样子如下(「慢动作」的分辨率有限,亮度低是预期现象):

X11 Intel 上的画面撕裂

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截图中的页面是由两帧的内容拼接而成的。而且左下的是后一帧,右上的是前一帧,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子。我记得以前它不会撕这么大条斜线的啊,是斜-水平-斜的样子。反正都很难受就是了。我以前以为这种撕裂是时不时出现的,但多次「慢动作」慢放表明,它发生的频繁度大大超出了我之前的感受。

这个组合还有个问题是:外接显示器时,鼠标会跟着画面的更新而闪烁。画面更新越多越频繁,它闪烁得越快,而且和更新的区域也有关系。因为眼睛总跟着鼠标跑,所以即使它大部分时候不影响定位,但对主观感受的伤害应该也挺大的。

然后 Wayland + Intel 集成显卡,混成器是 Wayfire。完全观察不到撕裂。鼠标光标也很稳定不闪。

X11 + Nvidia 独立显卡 + 官方闭源驱动。还是 Awesome + picom 的组合,输出还是经过 Intel 显卡。也完全观察不到撕裂。不过有个更严重的问题——我的外接显示器每十来秒会黑屏几秒。听说把显示器关掉重开就可以解决,不过我无意使用这个方案,就不理它了。除了我之前提到的容易崩溃之外(其实我也不知道现在它还崩不崩),这显卡不支持视频硬件加速。这意味着我根本没办法看 4k 视频。PS: 火狐的 WebRender 能正常自行启用。

X11 + Intel 集成显卡 + Nvidia PRIME Offloading。我只是好奇地试一试这个方案啦。以前这个方案里火狐没办法启用图形加速,只能用「basic」渲染器来着。现在火狐有了 Software WebRender,倒是也能比较好地跑起来了。依旧会撕裂,好像比用 Intel 显卡要好那么一点点?

然后对比一下水族馆的图形性能数据:

  • X11 + Intel 显卡,30fps 左右。
  • Wayland + Intel 显卡:接近 60fps。
  • X11 + Nvidia 显卡:30-40ftps。
  • X11 + PRIME,这个比较令我意外,竟然也在 30fps 上下。要知道这个是纯 CPU 实现的,没有 GPU 加速的呀。

其实 WebGL 我用得不多啦(Google 地图更常卡在网络 I/O 上而不是渲染上)。更多的是播放在线(YouTube)视频啦。

  • X11 + Intel 显卡,1080p 60fps,GPU 用满,丢帧三分之一!4k 60fps 也差不多。原来重点不是分辨率(反正 GPU 的解码能力还没用满),重点是视频的帧率啊。
  • Wayland + Intel 显卡,4k 60fps 都不怎么丢帧,更不说其它了。GPU 图形计算用到一半左右。
  • 没有更多方案了。我这 CPU,软件解 4k 会卡成 PPT 的。

综上,Wayland 的表现是最好的!好吧虽然遇到了挺多问题的,不过我大概都能修或者绕过。虽然撕裂不全是 X11 的错,但是确实有客观证据证明它体验不好,不是 Wayfire 的特效太绚烂太怀旧让我偏心了~

Category: Linux | Tags: X window Wayland 显示驱动
11
12
2021
0

不同情况下的图形效果

我在上一篇说到,Wayland 下再也不会遇到撕裂了。后来群友说,这是 Intel 的 modesetting 驱动特有的问题。所以我又重新比较了一下。为了让事实说话,而不是靠很容易有偏见的主观感受,我使用 Sony Xperia XZ2 Compact 手机的「慢动作」功能,以 960fps 录制了不同情况下,火狐滚动同一页面的效果。不过视频我就不放了,上传费时又占地方。

首先是我长期使用的组合:X11 + Intel 集成显卡 + modesetting DDX,窗口管理器是 Awesome 3.5.9,混成器是 picom。这种情况下有非常严重的斜线撕裂,在画面内容变化大的时候(如无过渡切桌面、视频镜头转换、大幅度滚动页面)必现。撕裂的样子如下(「慢动作」的分辨率有限,亮度低是预期现象):

X11 Intel 上的画面撕裂

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截图中的页面是由两帧的内容拼接而成的。而且左下的是后一帧,右上的是前一帧,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子。我记得以前它不会撕这么大条斜线的啊,是斜-水平-斜的样子。反正都很难受就是了。我以前以为这种撕裂是时不时出现的,但多次「慢动作」慢放表明,它发生的频繁度大大超出了我之前的感受。

这个组合还有个问题是:外接显示器时,鼠标会跟着画面的更新而闪烁。画面更新越多越频繁,它闪烁得越快,而且和更新的区域也有关系。因为眼睛总跟着鼠标跑,所以即使它大部分时候不影响定位,但对主观感受的伤害应该也挺大的。

然后 Wayland + Intel 集成显卡,混成器是 Wayfire。完全观察不到撕裂。鼠标光标也很稳定不闪。

X11 + Nvidia 独立显卡 + 官方闭源驱动。还是 Awesome + picom 的组合,输出还是经过 Intel 显卡。也完全观察不到撕裂。不过有个更严重的问题——我的外接显示器每十来秒会黑屏几秒。听说把显示器关掉重开就可以解决,不过我无意使用这个方案,就不理它了。除了我之前提到的容易崩溃之外(其实我也不知道现在它还崩不崩),这显卡不支持视频硬件加速。这意味着我根本没办法看 4k 视频。PS: 火狐的 WebRender 能正常自行启用。

X11 + Intel 集成显卡 + Nvidia PRIME Offloading。我只是好奇地试一试这个方案啦。以前这个方案里火狐没办法启用图形加速,只能用「basic」渲染器来着。现在火狐有了 Software WebRender,倒是也能比较好地跑起来了。依旧会撕裂,好像比用 Intel 显卡要好那么一点点?

然后对比一下水族馆的图形性能数据:

  • X11 + Intel 显卡,30fps 左右。
  • Wayland + Intel 显卡:接近 60fps。
  • X11 + Nvidia 显卡:30-40ftps。
  • X11 + PRIME,这个比较令我意外,竟然也在 30fps 上下。要知道这个是纯 CPU 实现的,没有 GPU 加速的呀。

其实 WebGL 我用得不多啦(Google 地图更常卡在网络 I/O 上而不是渲染上)。更多的是播放在线(YouTube)视频啦。

  • X11 + Intel 显卡,1080p 60fps,GPU 用满,丢帧三分之一!4k 60fps 也差不多。原来重点不是分辨率(反正 GPU 的解码能力还没用满),重点是视频的帧率啊。
  • Wayland + Intel 显卡,4k 60fps 都不怎么丢帧,更不说其它了。GPU 图形计算用到一半左右。
  • 没有更多方案了。我这 CPU,软件解 4k 会卡成 PPT 的。

综上,Wayland 的表现是最好的!好吧虽然遇到了挺多问题的,不过我大概都能修或者绕过。虽然撕裂不全是 X11 的错,但是确实有客观证据证明它体验不好,不是 Wayfire 的特效太绚烂太怀旧让我偏心了~

Category: Linux | Tags: X window Wayland 显示驱动
11
8
2021
14

Wayland 初体验

前天得知 wayfire 能够直接在 X Window 下运行之后,我就尝试了一下。很好,能跑。虽然不能捕获键盘,从而与外边窗口管理器重复的快捷键无法使用,但至少它的鼠标光标位置是对的,能够用来测试。我在 QEMU 里跑过 KDE Wayland、sway 和 wayfire,无一例外鼠标位置不对。KDE 里是缩放倍数设为 2 之后,鼠标的实际坐标会翻倍。后两者基于 wlroots 的,鼠标的实际坐标位于显示的光标上方几十像素处。总之没法用。

在 X Window 里粗略地配置了一下 wayfire 之后,我就想实际在外边跑跑看。结果被惊艳到了,感觉就像年轻了24岁一样!

优势

尝试几次之后,我终于把 wayfire 跑起来了。

首先是火狐图形性能翻倍!

我打开火狐,跑了一下 WebGL 水族馆(微软的 FishGL 没啦)。接近 60fps,是我在 X Window 下跑的两倍有余!再试试 YouTube 的 4K 视频,竟然几乎不掉帧!我的电脑的性能原来这么好的吗……在 X Window 下,火狐播放这 4K 视频,会占满 GPU,并且 CPU 也几乎用满,丢掉约十分之一的帧。而在 Wayland 下竟然只用了一半的 GPU,CPU 用量也不怎么高。而且操作起来很流畅,右键菜单一点就出来,鼠标划过菜单项,高亮也跟得很紧。

画面再也不撕裂啦!

一直以来,我切换窗口、播放视频、快速滚动窗口内容的时候,时不时能见到画面撕裂。一般是在中间附近,一道水平接着倾斜接着再水平的裂痕会一闪而过,其上和其下是两帧不同的内容。读过 xplain 以及 Wayland Book,我知道这是由于 X Window 服务端与客户端之间并不同步,显示画面时,缓冲区里有啥画啥,并不在乎客户端有没有画完,导致相邻的两帧拼接在了一起。而 Wayland 会使用双重缓冲,客户端在缓冲区里画好了,才告诉混成器这一帧画好了、可以显示出去了。而在画好之前就显示上一次提交的缓冲区内容,所以永远不会出现画一半的情况。

我的光标也不再闪烁啦!

我也不知道为啥,我在 X Window 下,特别是接外接显示器的屋里,鼠标光标会像遥远的星星一样闪啊闪的,有时候闪得甚至影响我操作。我用的 picom 混成器的选项我改来改去,不光没能解决这个问题,反而是搞得它时不时崩溃一下了。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按理说鼠标光标由硬件绘制的,不应该时有时无啊。而在 wayfire 里,光标一直很稳定,从来不闪烁。我是返回到 X Window 下才注意到这一点的。

特效!

尝试 wayfire 的一大原因是我看中了它的特效。当年我初入 Linux 的时候,就挺喜欢 compiz 的特效的,只是后来因为性能问题才转到 Awesome 的。wayfire 有好多我当年常用的特效,果冻、火焰、立方体、展览,还有那个翻页一样的切换效果叫啥来着。没有纸飞机倒是有点可惜。

其它的 Wayland 混成器,KDE 我已经尝试过了,虽然是 X Window 版本,但功能应该是一致的。同样 sway 的对应 X Window 版本 i3 我也尝试过了。结论是,我并不是很在意平铺,但是我很在意键盘操控性。wayfire 也有较为丰富的键盘操作设置,应该也可以通过插件来扩展。

已解决的问题

虽然有上边这些优势,我还是回到 Awesome 来了,因为还有不少问题和需要配置的地方呢。此节记录一下我已经解决的问题。

  • GVim。因为 GVim 使用的是 GTK,所以改一改让它支持 Wayland 并没有很难。我改好的版本在我的 vim fork 的 wayland 分支上。目前还缺少两个重要功能:终端里的剪贴板,以及 +clientserver。
  • mpv 是糊的。研究发现这是因为我加了no-hidpi-window-scale参数。它是为了解决 X Window HiDPI 下窗口过大的问题,但到了 Wayland 下使用它就会导致并不进行 HiDPI 缩放了。
  • 窗口焦点不会跟随鼠标。这是在平铺式窗口管理器里使用很广泛的特性。wayfire-plugins-extra 里有个 follow-mouse 插件可以实现这个。
  • GTK 的鼠标主题、禁用动画设置等不生效。原来在 Wayland 下 GTK 不读取~/.config/gtk-3.0/settings.ini,可以使用 dconf-editor 去编辑 org.gnome.desktop.interface 下的选项
  • xfce4-notifyd 的通知会被当成普通窗口,置于屏幕中间并且有标题栏。有一个 fork 修复了此问题,不过我还是决定使用更轻量的 mako(不是 Python 的那个模板引擎哦)。
  • Xwayland 跑 PRIME offloading 时,Minecraft 的画面会来回抖动。于是只好放弃 NVidia 显卡改成 Intel 显卡了(反正自从我买了 4K 显示器之后就都跑不动了 QAQ)。
  • fcitx5
    • GTK 中,在输入编码的时候,按一次键闪烁一下。csslayer 说是不这样做就无法移动窗口。于是我改了一下代码,选择移不动。反正也只有在屏幕边缘的时候才需要移动。Qt 那边这个问题倒是不大,因为 fcitx5-qt 总是在应用程序的窗口范围内绘制候选词窗口,能够判断什么时候需要移动,所以只是在屏幕边缘的时候闪一闪。
    • Qt 中(就是 Telegram 啦),在窗口下方输入的时候候选词窗口会悬在文本上空。我改了一下代码,现在能够准确定位到文本的上方紧贴着了。代码已经 pr。
    • fcitx5-configtool 不显示部分图标。把GNOME_DESKTOP_SESSION_ID=0环境变量加上就好了。这个环境变量莫名其妙地解决了不少问题呢。

剩下的问题

我暂时还是以 Awesome 为主,因为还有很多问题有待解决:

  • Vim 不支持剪贴板、clientserver 特性。我打算通过另外的方式实现。工作量有些大。
  • SPICE 客户端 spicy 无法捕获键盘,造成虚拟机里无法使用与外边相同的快捷键。
  • LightDM 启动 wayfire 会话时会立即退出,而实际上 wayfire 是已经启动了的。各种日志里均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 wl-paste 获取的剪贴板内容与 Xwayland 的并不同步。似乎大部分程序都支持两种剪贴板协议,但是 wl-paste 和 Xwayland 各支持其中之一?
  • Xwayland 不支持 HiDPI。有个补丁,但是会造成窗口一直缩小再缩小。
  • fcitx5
    • 候选词的内边距有些大。有空再调了。
    • fcitx5-paste-primary 不支持 Wayland。有空再加了。
  • wayfire
    • 窗口标题不支持中文。我倒是打算给 wayfire 加个不显示标题栏的选项。
    • 的 fast switch(真的很快)会导致全屏窗口取消全屏。
    • 似乎不支持触摸板拖拽的时候中断一下。应该很好修补吧?
    • 只能切换到本工作区的上一个窗口,不能跨工作区
    • invert 和 zoom 插件只支持某一个显示器。前者我用不到,但后者应该还有些用处的。
    • 设置的 Super+数字键 切换工作区无效。
    • 我还没想好我那些环境变量去哪里设置比较好。~/.xprofile没啦,~/.pam_enviroment我也不想用。在考虑使用 systemd 那个功能,或者我自己 wrapper 一下 wayfire。

缺憾

  • 使用 libinput 取代了 synpatics,非常好用的画圈滚动(一直画、一直滚)没了。

结语

还有挺多东西要配置的。锁屏啦,壁纸啦,还有未发现的问题啦,等等。慢慢来吧。Wayland 真的挺顺滑的。

对了,有个有意思视频给大家看一下。

这是我还没运行通知守护进程时,火狐发出的通知窗口,不知道为什么被反复创建和销毁。

Category: Linux | Tags: X Window X window Wayland
11
8
2021
14

Wayland 初体验

前天得知 wayfire 能够直接在 X Window 下运行之后,我就尝试了一下。很好,能跑。虽然不能捕获键盘,从而与外边窗口管理器重复的快捷键无法使用,但至少它的鼠标光标位置是对的,能够用来测试。我在 QEMU 里跑过 KDE Wayland、sway 和 wayfire,无一例外鼠标位置不对。KDE 里是缩放倍数设为 2 之后,鼠标的实际坐标会翻倍。后两者基于 wlroots 的,鼠标的实际坐标位于显示的光标上方几十像素处。总之没法用。

在 X Window 里粗略地配置了一下 wayfire 之后,我就想实际在外边跑跑看。结果被惊艳到了,感觉就像年轻了24岁一样!

优势

尝试几次之后,我终于把 wayfire 跑起来了。

首先是火狐图形性能翻倍!

我打开火狐,跑了一下 WebGL 水族馆(微软的 FishGL 没啦)。接近 60fps,是我在 X Window 下跑的两倍有余!再试试 YouTube 的 4K 视频,竟然几乎不掉帧!我的电脑的性能原来这么好的吗……在 X Window 下,火狐播放这 4K 视频,会占满 GPU,并且 CPU 也几乎用满,丢掉约十分之一的帧。而在 Wayland 下竟然只用了一半的 GPU,CPU 用量也不怎么高。而且操作起来很流畅,右键菜单一点就出来,鼠标划过菜单项,高亮也跟得很紧。

画面再也不撕裂啦!

一直以来,我切换窗口、播放视频、快速滚动窗口内容的时候,时不时能见到画面撕裂。一般是在中间附近,一道水平接着倾斜接着再水平的裂痕会一闪而过,其上和其下是两帧不同的内容。读过 xplain 以及 Wayland Book,我知道这是由于 X Window 服务端与客户端之间并不同步,显示画面时,缓冲区里有啥画啥,并不在乎客户端有没有画完,导致相邻的两帧拼接在了一起。而 Wayland 会使用双重缓冲,客户端在缓冲区里画好了,才告诉混成器这一帧画好了、可以显示出去了。而在画好之前就显示上一次提交的缓冲区内容,所以永远不会出现画一半的情况。

我的光标也不再闪烁啦!

我也不知道为啥,我在 X Window 下,特别是接外接显示器的屋里,鼠标光标会像遥远的星星一样闪啊闪的,有时候闪得甚至影响我操作。我用的 picom 混成器的选项我改来改去,不光没能解决这个问题,反而是搞得它时不时崩溃一下了。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按理说鼠标光标由硬件绘制的,不应该时有时无啊。而在 wayfire 里,光标一直很稳定,从来不闪烁。我是返回到 X Window 下才注意到这一点的。

特效!

尝试 wayfire 的一大原因是我看中了它的特效。当年我初入 Linux 的时候,就挺喜欢 compiz 的特效的,只是后来因为性能问题才转到 Awesome 的。wayfire 有好多我当年常用的特效,果冻、火焰、立方体、展览,还有那个翻页一样的切换效果叫啥来着。没有纸飞机倒是有点可惜。

其它的 Wayland 混成器,KDE 我已经尝试过了,虽然是 X Window 版本,但功能应该是一致的。同样 sway 的对应 X Window 版本 i3 我也尝试过了。结论是,我并不是很在意平铺,但是我很在意键盘操控性。wayfire 也有较为丰富的键盘操作设置,应该也可以通过插件来扩展。

已解决的问题

虽然有上边这些优势,我还是回到 Awesome 来了,因为还有不少问题和需要配置的地方呢。此节记录一下我已经解决的问题。

  • GVim。因为 GVim 使用的是 GTK,所以改一改让它支持 Wayland 并没有很难。我改好的版本在我的 vim fork 的 wayland 分支上。目前还缺少两个重要功能:终端里的剪贴板,以及 +clientserver。
  • mpv 是糊的。研究发现这是因为我加了no-hidpi-window-scale参数。它是为了解决 X Window HiDPI 下窗口过大的问题,但到了 Wayland 下使用它就会导致并不进行 HiDPI 缩放了。
  • 窗口焦点不会跟随鼠标。这是在平铺式窗口管理器里使用很广泛的特性。wayfire-plugins-extra 里有个 follow-mouse 插件可以实现这个。
  • GTK 的鼠标主题、禁用动画设置等不生效。原来在 Wayland 下 GTK 不读取~/.config/gtk-3.0/settings.ini,可以使用 dconf-editor 去编辑 org.gnome.desktop.interface 下的选项
  • xfce4-notifyd 的通知会被当成普通窗口,置于屏幕中间并且有标题栏。有一个 fork 修复了此问题,不过我还是决定使用更轻量的 mako(不是 Python 的那个模板引擎哦)。
  • Xwayland 跑 PRIME offloading 时,Minecraft 的画面会来回抖动。于是只好放弃 NVidia 显卡改成 Intel 显卡了(反正自从我买了 4K 显示器之后就都跑不动了 QAQ)。
  • fcitx5
    • GTK 中,在输入编码的时候,按一次键闪烁一下。csslayer 说是不这样做就无法移动窗口。于是我改了一下代码,选择移不动。反正也只有在屏幕边缘的时候才需要移动。Qt 那边这个问题倒是不大,因为 fcitx5-qt 总是在应用程序的窗口范围内绘制候选词窗口,能够判断什么时候需要移动,所以只是在屏幕边缘的时候闪一闪。
    • Qt 中(就是 Telegram 啦),在窗口下方输入的时候候选词窗口会悬在文本上空。我改了一下代码,现在能够准确定位到文本的上方紧贴着了。代码已经 pr。
    • fcitx5-configtool 不显示部分图标。把GNOME_DESKTOP_SESSION_ID=0环境变量加上就好了。这个环境变量莫名其妙地解决了不少问题呢。

剩下的问题

我暂时还是以 Awesome 为主,因为还有很多问题有待解决:

  • Vim 不支持剪贴板、clientserver 特性。我打算通过另外的方式实现。工作量有些大。
  • SPICE 客户端 spicy 无法捕获键盘,造成虚拟机里无法使用与外边相同的快捷键。
  • LightDM 启动 wayfire 会话时会立即退出,而实际上 wayfire 是已经启动了的。各种日志里均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 wl-paste 获取的剪贴板内容与 Xwayland 的并不同步。似乎大部分程序都支持两种剪贴板协议,但是 wl-paste 和 Xwayland 各支持其中之一?
  • Xwayland 不支持 HiDPI。有个补丁,但是会造成窗口一直缩小再缩小。
  • fcitx5
    • 候选词的内边距有些大。有空再调了。
    • fcitx5-paste-primary 不支持 Wayland。有空再加了。
  • wayfire
    • 窗口标题不支持中文。我倒是打算给 wayfire 加个不显示标题栏的选项。
    • 的 fast switch(真的很快)会导致全屏窗口取消全屏。
    • 似乎不支持触摸板拖拽的时候中断一下。应该很好修补吧?
    • 只能切换到本工作区的上一个窗口,不能跨工作区
    • invert 和 zoom 插件只支持某一个显示器。前者我用不到,但后者应该还有些用处的。
    • 设置的 Super+数字键 切换工作区无效。
    • 我还没想好我那些环境变量去哪里设置比较好。~/.xprofile没啦,~/.pam_enviroment我也不想用。在考虑使用 systemd 那个功能,或者我自己 wrapper 一下 wayfire。

缺憾

  • 使用 libinput 取代了 synpatics,非常好用的画圈滚动(一直画、一直滚)没了。

结语

还有挺多东西要配置的。锁屏啦,壁纸啦,还有未发现的问题啦,等等。慢慢来吧。Wayland 真的挺顺滑的。

对了,有个有意思视频给大家看一下。

这是我还没运行通知守护进程时,火狐发出的通知窗口,不知道为什么被反复创建和销毁。

Category: Linux | Tags: X Window X window Wayland
12
12
2020
38

一次失败的 KDE 尝试

前些天尝试了一下 KDE 桌面环境,不过实在是没能用下去。

首先要说的是,KDE 桌面确实漂亮,非常养眼。设置项也挺多,可定制性还是挺不错的。只可惜问题同样很多。

首先是显示器缩放的问题。受限于 X11,KDE 只能设置一下全局的缩放比例。所以我们只好缩放显示器显示的画面。不幸的是,一向相当体贴的 KDE 此时却笨笨的,在使用 xrandr 设置好之后需要重启 plasmashell 来使其获取 xrandr 的设置更新

kquitapp5 plasmashell && kstart5 plasmashell

KDE 的设置项很多,分门别类地在「设置」应用程序中集中列出来,然而问题也由此产生:同时只会显示一个「设置」窗口。也就是说,我配置快捷键时,想去窗口管理器那边看一看,调整一点选项,就必须放弃我当前打开的快捷键视图,放弃我键入的搜索词,并且选择「应用」或者「放弃」更改,才能切换到另一个「设置」组件中去。即使从 krunner 里打开某个组件的设置,它也会找到并更新已有的窗口。

我知道 Windows 10 也是这么个「单任务」设置的风格。可 Windows 10 也没有这么多可以设置的地方呀。后来获知有个命令可以打开单独组件的设置窗口。很不方便。它被隐藏起来的原因是这种窗口不能返回到组件列表界面,会让用户困惑。可是,为什么我不能同时打开「设置」的不同组件的多个窗口?单独组件的窗口会让用户困惑,那就不要用单独组件的窗口就好了嘛。

KDE 桌面还有个问题:启动特别慢。登录进入界面要好久,启动一个程序,它的图标也要跳好久窗口才会出现。不知道它在干什么。我甚至怀疑它是为了展示启动动画而故意推迟界面的显示。

KDE 有提供丰富的桌面部件。我往副显示器上放了一些系统状态的监视器——CPU、磁盘、网络啥的。然后问题来了:我凑齐了四个部件刚好形成2x2的网格,可是我要怎么对齐它们呢?并没有对齐的选项,也没有吸附的功能。在我找到它使用的配置文件并手动修改之前,我只能用肉眼瞅。可计算机不就是用来做这种人不擅长而机器擅长的事情的吗?

终端我还是用 GNOME Terminal,因为有些特性(比如超链接)只有它支持。但又出现问题了:它启动之后,pin 它的任务图标,或者通过任务栏图标创建新实例均会失败。把它 pin 到任务栏上,需要从主菜单的右键菜单里操作。即使这样,启动之后终端窗口还是会位于新的图标,旧图标还是不对应任何窗口。后来查了一下,GNOME 的东西都没有主动支持启动通知,导致 KDE 很多时候只能猜测,而这次它猜错了。解决的办法是给 GNOME Terminal 的 .desktop 文件加上正确的 StartupWMClass 项。这其实不是 KDE 的问题,但也没办法。KDE 不想为别人擦屁股,GNOME 不在意自己的软件在别的桌面上的可用性。

不过 Qt 写的 flameshot 我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具体情况不记得了,反正就是显示异常。好像是全黑吧。我没来得及 debug 这个。

最后,让我决定放弃 KDE 的点来了:我设置不了我需要的窗口管理快捷键

切换窗口,默认是 Alt-tab 的那个,我好不容易在「快捷键」设置里找到了添加更多快捷键的方式,但我发现除了 Alt-tab,我自定义的都不能连续切换窗口。按一下,切换一下,然后就切不动了,只能放开快捷键。后来了解到这是设置更新方面的问题,kwin_x11 --replace一下就有效了。

切窗口其实问题不大。问题大的是切显示器屏幕。两个功能:一、把焦点切到另一个屏幕;二、把当前窗口移到另一个屏幕上。

前者可以勾选「分隔屏幕焦点」选项,然后调整一下「阻止盗取焦点」的级别。我也不知道这个级别都是啥意思。「无」我能理解,「低」「中」「高」「终极」都是些啥?反正调整一下,确实可以把窗口焦点切换到另一个屏幕去了,除了鼠标不会跟着过去!另外测试过程中,有时候焦点会丢失——我不知道当前什么窗口获得了焦点,也不知道接下来谁会获得焦点。比 Mac OS X 里焦点跑到一个窗口也没有的 Finder 上还要神秘。

不过这个倒是可以自己写个脚本解决:使用 xrandr 获取屏幕的大小和位置,通过 X 的接口获取鼠标的位置并通过 Xtest 扩展来移动它,然后再用某个 X 的接口去设置窗口焦点——完全绕过 KDE 的功能。

然后我被另一个问题难住了——我怎么把窗口移到另一个屏幕上并且把焦点也移过去呢?使用文档匮乏的 kwin script 是可以把窗口移过去,然后我没能找到移动鼠标光标的 API。通过 X 是可以移窗口的同时移鼠标,但是我拿不到带窗口装饰的窗口位置信息。kwin 有一个 getWindowInfo 的 D-Bus 接口,但是它接收的那个 UUID 参数,我没找到获取的方法。

总结一下,KDE 对快捷键的支持并没有想像的那么好,尤其是多显示器的支持。快捷键的设置是通过图形界面来操作的,虽然直观但是对于大量快捷键的管理来说非常困难。而对于大显示器来说,通过快捷键来管理窗口是十分必要的——因为我更难肉眼找到我的鼠标光标去了哪里。

接下来,我打算一边忍受着 Awesome 3.5.9 的旧与 bug,一边尝试将 i3 改造成我需要的样子。

Category: Linux | Tags: KDE X Window 窗口管理器
12
12
2020
38

一次失败的 KDE 尝试

前些天尝试了一下 KDE 桌面环境,不过实在是没能用下去。

首先要说的是,KDE 桌面确实漂亮,非常养眼。设置项也挺多,可定制性还是挺不错的。只可惜问题同样很多。

首先是显示器缩放的问题。受限于 X11,KDE 只能设置一下全局的缩放比例。所以我们只好缩放显示器显示的画面。不幸的是,一向相当体贴的 KDE 此时却笨笨的,在使用 xrandr 设置好之后需要重启 plasmashell 来使其获取 xrandr 的设置更新

kquitapp5 plasmashell && kstart5 plasmashell

KDE 的设置项很多,分门别类地在「设置」应用程序中集中列出来,然而问题也由此产生:同时只会显示一个「设置」窗口。也就是说,我配置快捷键时,想去窗口管理器那边看一看,调整一点选项,就必须放弃我当前打开的快捷键视图,放弃我键入的搜索词,并且选择「应用」或者「放弃」更改,才能切换到另一个「设置」组件中去。即使从 krunner 里打开某个组件的设置,它也会找到并更新已有的窗口。

我知道 Windows 10 也是这么个「单任务」设置的风格。可 Windows 10 也没有这么多可以设置的地方呀。后来获知有个命令可以打开单独组件的设置窗口。很不方便。它被隐藏起来的原因是这种窗口不能返回到组件列表界面,会让用户困惑。可是,为什么我不能同时打开「设置」的不同组件的多个窗口?单独组件的窗口会让用户困惑,那就不要用单独组件的窗口就好了嘛。

KDE 桌面还有个问题:启动特别慢。登录进入界面要好久,启动一个程序,它的图标也要跳好久窗口才会出现。不知道它在干什么。我甚至怀疑它是为了展示启动动画而故意推迟界面的显示。

KDE 有提供丰富的桌面部件。我往副显示器上放了一些系统状态的监视器——CPU、磁盘、网络啥的。然后问题来了:我凑齐了四个部件刚好形成2x2的网格,可是我要怎么对齐它们呢?并没有对齐的选项,也没有吸附的功能。在我找到它使用的配置文件并手动修改之前,我只能用肉眼瞅。可计算机不就是用来做这种人不擅长而机器擅长的事情的吗?

终端我还是用 GNOME Terminal,因为有些特性(比如超链接)只有它支持。但又出现问题了:它启动之后,pin 它的任务图标,或者通过任务栏图标创建新实例均会失败。把它 pin 到任务栏上,需要从主菜单的右键菜单里操作。即使这样,启动之后终端窗口还是会位于新的图标,旧图标还是不对应任何窗口。后来查了一下,GNOME 的东西都没有主动支持启动通知,导致 KDE 很多时候只能猜测,而这次它猜错了。解决的办法是给 GNOME Terminal 的 .desktop 文件加上正确的 StartupWMClass 项。这其实不是 KDE 的问题,但也没办法。KDE 不想为别人擦屁股,GNOME 不在意自己的软件在别的桌面上的可用性。

不过 Qt 写的 flameshot 我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具体情况不记得了,反正就是显示异常。好像是全黑吧。我没来得及 debug 这个。

最后,让我决定放弃 KDE 的点来了:我设置不了我需要的窗口管理快捷键

切换窗口,默认是 Alt-tab 的那个,我好不容易在「快捷键」设置里找到了添加更多快捷键的方式,但我发现除了 Alt-tab,我自定义的都不能连续切换窗口。按一下,切换一下,然后就切不动了,只能放开快捷键。后来了解到这是设置更新方面的问题,kwin_x11 --replace一下就有效了。

切窗口其实问题不大。问题大的是切显示器屏幕。两个功能:一、把焦点切到另一个屏幕;二、把当前窗口移到另一个屏幕上。

前者可以勾选「分隔屏幕焦点」选项,然后调整一下「阻止盗取焦点」的级别。我也不知道这个级别都是啥意思。「无」我能理解,「低」「中」「高」「终极」都是些啥?反正调整一下,确实可以把窗口焦点切换到另一个屏幕去了,除了鼠标不会跟着过去!另外测试过程中,有时候焦点会丢失——我不知道当前什么窗口获得了焦点,也不知道接下来谁会获得焦点。比 Mac OS X 里焦点跑到一个窗口也没有的 Finder 上还要神秘。

不过这个倒是可以自己写个脚本解决:使用 xrandr 获取屏幕的大小和位置,通过 X 的接口获取鼠标的位置并通过 Xtest 扩展来移动它,然后再用某个 X 的接口去设置窗口焦点——完全绕过 KDE 的功能。

然后我被另一个问题难住了——我怎么把窗口移到另一个屏幕上并且把焦点也移过去呢?使用文档匮乏的 kwin script 是可以把窗口移过去,然后我没能找到移动鼠标光标的 API。通过 X 是可以移窗口的同时移鼠标,但是我拿不到带窗口装饰的窗口位置信息。kwin 有一个 getWindowInfo 的 D-Bus 接口,但是它接收的那个 UUID 参数,我没找到获取的方法。

总结一下,KDE 对快捷键的支持并没有想像的那么好,尤其是多显示器的支持。快捷键的设置是通过图形界面来操作的,虽然直观但是对于大量快捷键的管理来说非常困难。而对于大显示器来说,通过快捷键来管理窗口是十分必要的——因为我更难肉眼找到我的鼠标光标去了哪里。

接下来,我打算一边忍受着 Awesome 3.5.9 的旧与 bug,一边尝试将 i3 改造成我需要的样子。

Category: Linux | Tags: KDE X Window 窗口管理器
12
6
2020
4

i3 的 scratchpad 处理逻辑

i3 有个东西叫「scratchpad」,和我在 Awesome 里用的 run_or_raise 功能有些类似。

我的需求是某些浮动窗口可以「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上次尝试切换 i3 遇到的一大麻烦就是,我经常从终端里启动图形界面的程序,而启动完之后我得手动给我的终端找个地方放着。i3 不支持最小化,也只有十个带数字快捷键、可以快速访问的工作区,所以 scratchpad 很重要,但是它的行为我有些捉摸不定。

首先是 move scratchpad 这个命令。它会把当前 con(窗口或者容器)浮动、取消全屏,然后移到一个叫 __i3_scratch 的不显示的工作区。

然后是 scratchpad show 命令(动词放后边了)。如果没有指定条件,它有如下复杂的处理逻辑:

  • 检查当前窗口是不是去过 scratchpad。如果是,就把它丢回去。
  • 否则检查当前工作区是否有另外的 scratchpad 窗口。如果有,就给它焦点。
  • 否则检查其它工作区是否有另外的 scratchpad 窗口。如果有,就把它移过来。
  • 否则把 __i3_scratch 里最久没有「见到光」的窗口移过来。

如果指定了条件,那么这样检查匹配的窗口:

  • 如果窗口不曾去过 scratchpad,什么也不做。
  • 否则如果窗口去过 scratchpad 并且在当前工作区,就隐藏它。
  • 否则就把它移过去。

总结一下,就是「回去,或者回来」。虽然动作的名字叫「show」,但其实是一个类似于 toggle 的功能。它的麻烦之处在于:如果你有多个去过 scratchpad 的窗口,你很难控制出现的是哪个窗口。一个绕过这个问题的办法是,总是带条件地使用 scratchpad。另一个小麻烦是:没有办法在匹配的窗口已经显示的时候,不要把它隐藏掉——有时候我只是习惯性地呼叫我的终端,而不看它是不是已经在我面前了。

对于浮动窗口,i3 有很多奇怪的限制,或者说是未实现:

  • 不支持最小化
  • 浮动窗口也不能显示在平铺窗口之下(加上上一条,就是没办法暂时藏起来)
  • 不支持最大化(手动调整窗口大小无法自动适配显示器大小,也没有「恢复」一说)
  • 不支持显示在最上层(当你在 GIMP 里开了一堆图片需要局部对比时)
  • 有全屏窗口时不能显示浮动窗口(看视频无法临时使用浮动窗口查个单词啥的)
  • 切换窗口时,平铺窗口和浮动窗口是隔绝的(需要单独的快捷键来切换)
Category: Linux | Tags: X Window i3 窗口管理器
12
6
2020
4

i3 的 scratchpad 处理逻辑

i3 有个东西叫「scratchpad」,和我在 Awesome 里用的 run_or_raise 功能有些类似。

我的需求是某些浮动窗口可以「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上次尝试切换 i3 遇到的一大麻烦就是,我经常从终端里启动图形界面的程序,而启动完之后我得手动给我的终端找个地方放着。i3 不支持最小化,也只有十个带数字快捷键、可以快速访问的工作区,所以 scratchpad 很重要,但是它的行为我有些捉摸不定。

首先是 move scratchpad 这个命令。它会把当前 con(窗口或者容器)浮动、取消全屏,然后移到一个叫 __i3_scratch 的不显示的工作区。

然后是 scratchpad show 命令(动词放后边了)。如果没有指定条件,它有如下复杂的处理逻辑:

  • 检查当前窗口是不是去过 scratchpad。如果是,就把它丢回去。
  • 否则检查当前工作区是否有另外的 scratchpad 窗口。如果有,就给它焦点。
  • 否则检查其它工作区是否有另外的 scratchpad 窗口。如果有,就把它移过来。
  • 否则把 __i3_scratch 里最久没有「见到光」的窗口移过来。

如果指定了条件,那么这样检查匹配的窗口:

  • 如果窗口不曾去过 scratchpad,什么也不做。
  • 否则如果窗口去过 scratchpad 并且在当前工作区,就隐藏它。
  • 否则就把它移过去。

总结一下,就是「回去,或者回来」。虽然动作的名字叫「show」,但其实是一个类似于 toggle 的功能。它的麻烦之处在于:如果你有多个去过 scratchpad 的窗口,你很难控制出现的是哪个窗口。一个绕过这个问题的办法是,总是带条件地使用 scratchpad。另一个小麻烦是:没有办法在匹配的窗口已经显示的时候,不要把它隐藏掉——有时候我只是习惯性地呼叫我的终端,而不看它是不是已经在我面前了。

对于浮动窗口,i3 有很多奇怪的限制,或者说是未实现:

  • 不支持最小化
  • 浮动窗口也不能显示在平铺窗口之下(加上上一条,就是没办法暂时藏起来)
  • 不支持最大化(手动调整窗口大小无法自动适配显示器大小,也没有「恢复」一说)
  • 不支持显示在最上层(当你在 GIMP 里开了一堆图片需要局部对比时)
  • 有全屏窗口时不能显示浮动窗口(看视频无法临时使用浮动窗口查个单词啥的)
  • 切换窗口时,平铺窗口和浮动窗口是隔绝的(需要单独的快捷键来切换)
Category: Linux | Tags: X Window i3 窗口管理器
7
22
2019
6

fcitx 扩展:使用键盘粘贴选区(以及X选区原理科普)

之前的文章中介绍过,X Window 中有个很方便的名叫 PRIMARY 的「剪贴板」,选中即复制,中键即粘贴。

然而问题来了:我在输入的过程中需要之前选中的内容怎么办?又或者我的内容是通过 xsel、Vim 等程序以键盘的方式选中的,我还要继续打字,要怎么粘贴才比较流畅呢?

我之前的解决方案是 fcitx 自带的 fcitx-clipboard 扩展。启用之后可以按 Ctrl-; 来显示几条最近复制的内容。如果启用了的话,第一条、第三至最后,都来自常见的 CLIPBOARD 选区,而第二条(如果用了够久,第一条及本条有的话)是 PRIMARY 选区的内容。于是我只需要按 Ctrl-; 2 就可以粘贴了。

这么用了很久之后,我读到了一篇讲 X Window 选区是如何工作的文章。然后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fcitx-clipboard 是什么时候请求选区内容的呢?

这里先科普一下好了。X Window 的每一个选区,是由某个窗口作为所有者持有的,并且在被请求时输出内容。「复制」的时候,内容并不会被存起来放在某处,而是窗口跟 X 服务器说,「我现在是这个选区的所有者了!」至于是哪个,取决于应用程序(及用户的操作)。通常用户明确的「复制」操作(Ctrl-C 快捷键、菜单项等)会使用 CLIPBOARD 选区,而只是选中内容的话,会使用 PRIMARY 选区。我还没有见到有程序使用别的选区的。

如果使用的是 PRIMARY 选区,这个时候,旧的所有者(如果存在的话)会失去选区。在 Vim / GVim 里,可视区域会由「Visual」高亮组变为「VIsualNOS」高亮组(在我的主题里就是变灰了),而多数终端,选中的区域会失去高亮。下一次,有程序想要「粘贴」PRIMARY 选区,就会跟 X 服务器讲,请把 PRIMARY 选区的内容,以某个指定的格式写到指定窗口的指定属性上。然后 X 服务器把请求传给选区所有者,选区所有者就去按要求写属性。当然选区所有者也可能会拒绝请求,比如它拥有的是文本而请求方想要图片。当然后来大家要粘贴的内容比较大了,于是就有了 INCR 机制来一点一点地传数据。

这样的流程,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我往 Telegram 里粘贴图片,GIMP 却莫名其妙地挂掉了……

所以啦,在一个程序里复制之后,退出那个程序,你就粘贴不出来东西啦。可这样岂不是很不方便?是啊,所以又有了剪贴板管理器。它们的工作原理我还没有研究,猜想是支持 SAVE_TARGETS 的话,就等着对方退出之前把内容传过来,不支持的话一复制就传过来。

fcitx-clipboard 是这么干的:选区一有变化,它就获取其纯文本格式的内容,符合一定条件的就存起来。所以,当我在 Vim 里用键盘不断进入可视模式选东西进行各种操作时,因为我设置了 clipboard=autoselect 选项,Vim 会不断地通告「我拥有 PRIMARY 选区啦!」「我这边的 PRIMARY 选区又更新啦!」结果就是,fcitx-clipboard 会不断地把我在 Vim 中选中的内容给拿过去。

就那么点数据,本地传来传去当然没啥问题。但是,当我通过 ssh 使用的时候,我发现我在 Vim 里每一次扩大可视区域都如此地艰难。不得已只好关了 autoselect 选项。当时我还以为就选点文本,怎么就这么慢呢,谁曾想到,每一次更新可视区域,fcitx-clipboard 都会把我选中的文本请求一份……

那么好吧,不用 fcitx-clipboard 了。于是问题又回到了原点:怎么通过键盘粘贴 PRIMARY 选区呢?用程序把鼠标移过去点中键是不行的,因为程序不会知道当前光标在哪里。通过 xdotool type 也行,但是这样一个个字地输入,而且还不仅仅是 ASCII,鬼晓得有多少程序跟 Minecraft 一样会处理不过来而丢字?而且,怎么判断当前是否是输入文本的状态也是个问题。所以我还是走输入法这条路了。

其实这事完成并不难,从肥猫的傲娇扩展开始改,照猫画虎地注册热键,然后请求选区,提交文本。可我遇到一个很奇怪的 bug:扩展加载了,但是热键不生效。为了调试这问题,我通过手机 termux ssh 连过来,tmux attach 上,然后用蓝牙键盘对着屏幕里那只由于 fcitx 被 gdb 停下来了因此从电脑收不到键盘事件的 tmux 调试好久,最终发现热键怎么没注册上,才找到配置文件里一处没有被更新到的 tsundere 字样……

这个扩展名叫 fcitx-paste-primary,源码放 GitHub 上了。Arch Linux 用户可以通过 AUR 或者 archlinuxcn 仓库安装 fcitx-paste-primary-git。

对了,差点忘了说,这个扩展「粘贴」的时候,只是把会被粘贴的文本提交给应用程序,程序并不会认为是真的粘贴,所以在一些需要区分的程序里会出现问题。比如 Vim 和 zsh,都会把来自 fcitx-paste-primary 的文本当作用户输入而非粘贴而可能造成问题。

Category: Linux | Tags: fcitx X Window X window
7
22
2019
6

fcitx 扩展:使用键盘粘贴选区(以及X选区原理科普)

之前的文章中介绍过,X Window 中有个很方便的名叫 PRIMARY 的「剪贴板」,选中即复制,中键即粘贴。

然而问题来了:我在输入的过程中需要之前选中的内容怎么办?又或者我的内容是通过 xsel、Vim 等程序以键盘的方式选中的,我还要继续打字,要怎么粘贴才比较流畅呢?

我之前的解决方案是 fcitx 自带的 fcitx-clipboard 扩展。启用之后可以按 Ctrl-; 来显示几条最近复制的内容。如果启用了的话,第一条、第三至最后,都来自常见的 CLIPBOARD 选区,而第二条(如果用了够久,第一条及本条有的话)是 PRIMARY 选区的内容。于是我只需要按 Ctrl-; 2 就可以粘贴了。

这么用了很久之后,我读到了一篇讲 X Window 选区是如何工作的文章。然后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fcitx-clipboard 是什么时候请求选区内容的呢?

这里先科普一下好了。X Window 的每一个选区,是由某个窗口作为所有者持有的,并且在被请求时输出内容。「复制」的时候,内容并不会被存起来放在某处,而是窗口跟 X 服务器说,「我现在是这个选区的所有者了!」至于是哪个,取决于应用程序(及用户的操作)。通常用户明确的「复制」操作(Ctrl-C 快捷键、菜单项等)会使用 CLIPBOARD 选区,而只是选中内容的话,会使用 PRIMARY 选区。我还没有见到有程序使用别的选区的。

如果使用的是 PRIMARY 选区,这个时候,旧的所有者(如果存在的话)会失去选区。在 Vim / GVim 里,可视区域会由「Visual」高亮组变为「VIsualNOS」高亮组(在我的主题里就是变灰了),而多数终端,选中的区域会失去高亮。下一次,有程序想要「粘贴」PRIMARY 选区,就会跟 X 服务器讲,请把 PRIMARY 选区的内容,以某个指定的格式写到指定窗口的指定属性上。然后 X 服务器把请求传给选区所有者,选区所有者就去按要求写属性。当然选区所有者也可能会拒绝请求,比如它拥有的是文本而请求方想要图片。当然后来大家要粘贴的内容比较大了,于是就有了 INCR 机制来一点一点地传数据。

这样的流程,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我往 Telegram 里粘贴图片,GIMP 却莫名其妙地挂掉了……

所以啦,在一个程序里复制之后,退出那个程序,你就粘贴不出来东西啦。可这样岂不是很不方便?是啊,所以又有了剪贴板管理器。它们的工作原理我还没有研究,猜想是支持 SAVE_TARGETS 的话,就等着对方退出之前把内容传过来,不支持的话一复制就传过来。

fcitx-clipboard 是这么干的:选区一有变化,它就获取其纯文本格式的内容,符合一定条件的就存起来。所以,当我在 Vim 里用键盘不断进入可视模式选东西进行各种操作时,因为我设置了 clipboard=autoselect 选项,Vim 会不断地通告「我拥有 PRIMARY 选区啦!」「我这边的 PRIMARY 选区又更新啦!」结果就是,fcitx-clipboard 会不断地把我在 Vim 中选中的内容给拿过去。

就那么点数据,本地传来传去当然没啥问题。但是,当我通过 ssh 使用的时候,我发现我在 Vim 里每一次扩大可视区域都如此地艰难。不得已只好关了 autoselect 选项。当时我还以为就选点文本,怎么就这么慢呢,谁曾想到,每一次更新可视区域,fcitx-clipboard 都会把我选中的文本请求一份……

那么好吧,不用 fcitx-clipboard 了。于是问题又回到了原点:怎么通过键盘粘贴 PRIMARY 选区呢?用程序把鼠标移过去点中键是不行的,因为程序不会知道当前光标在哪里。通过 xdotool type 也行,但是这样一个个字地输入,而且还不仅仅是 ASCII,鬼晓得有多少程序跟 Minecraft 一样会处理不过来而丢字?而且,怎么判断当前是否是输入文本的状态也是个问题。所以我还是走输入法这条路了。

其实这事完成并不难,从肥猫的傲娇扩展开始改,照猫画虎地注册热键,然后请求选区,提交文本。可我遇到一个很奇怪的 bug:扩展加载了,但是热键不生效。为了调试这问题,我通过手机 termux ssh 连过来,tmux attach 上,然后用蓝牙键盘对着屏幕里那只由于 fcitx 被 gdb 停下来了因此从电脑收不到键盘事件的 tmux 调试好久,最终发现热键怎么没注册上,才找到配置文件里一处没有被更新到的 tsundere 字样……

这个扩展名叫 fcitx-paste-primary,源码放 GitHub 上了。Arch Linux 用户可以通过 AUR 或者 archlinuxcn 仓库安装 fcitx-paste-primary-git。

对了,差点忘了说,这个扩展「粘贴」的时候,只是把会被粘贴的文本提交给应用程序,程序并不会认为是真的粘贴,所以在一些需要区分的程序里会出现问题。比如 Vim 和 zsh,都会把来自 fcitx-paste-primary 的文本当作用户输入而非粘贴而可能造成问题。

Category: Linux | Tags: fcitx X Window X window

| Theme: Aeros 2.0 by TheBuckma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