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21
2015
0

在用户命名空间中运行 LXC 虚拟机

不用 sudo 也可以跑 LXC 虚拟机啦。使用 root 权限的 LXC 虚拟机,里边的 root 权限就是真实的 root 权限,虽然不太能够跑出来。而利用用户命名空间来启动的普通权限的 LXC 虚拟机则只在那个虚拟机里有 root 权限,从外面看跟一普通用户一样的。

首先需要一枚启用了CONFIG_USER_NS的内核。使用以下命令查看:

zgrep USER_NS /proc/config.gz

部分发行版会默认禁用用户命名空间功能,需要手动启用,参见 vagga 的安装文档。而 Arch Linux 不喜欢给软件打补丁,而这个特性又被认为是不安全的,所以并没有启用。当然这并不妨碍自己编译一个启用了这个特性的内核啦,比如 linux-lily 从 4.0.1 开始启用此特性。

注意:这个特性被认为不安全的,会时不时地爆出个提权漏洞(比如前不久这个),请谨慎启用。

内核支持没问题的话就可以开始配置了。以下配置过程主要参考 Arch Linux 论坛里的这篇帖子

首先给自己配置一些子 UID 和子 GID,也就是自己的分身。我在/etc/subuid/etc/subgid内写下如下内容

lilydjwg:100000:65536

意思是说,我(lilydjwg)被授权使用从 100000 开始的 65536 个 UID 和 GID。这一步是需要 root 权限的。这个配置好之后就可以创建用户命名空间了,比如:

lxc-usernsexec -m u:0:100000:1 -m g:0:1000:1 -- /bin/zsh

此命令是说,创建一个用户命名空间,其中 UID 从 0 开始,实际对应于外边 100000 开始的 UID,总共分配一个;GID 从 0 开始,实际对应于外边 1000 开始的 GID,总共分配一个。执行之后可以看到新启动的 zsh 已经是 root 权限了。不过cat /etc/shadow就会发现还是没权限 :-D 在里边 touch 个文件的话,在外边看会是 UID 为 100000 的用户创建的。我之所以要指定 GID 的映射,是因为我的 HOME 目录外人读不了的。为了加载 zsh 的配置,就把自己的 GID 映射给它了。

当然我也可以把自己的真实 UID 映射过去,这样子除了被里边的进程自认为有 root 权限之外没什么别的差异。用户命名空间要配合别的命名空间一起用才有意思。

然后要配置一下 cgroup,不然 lxc 会报错的。这一步也是需要 root 权限的。

echo 1 | sudo tee /sys/fs/cgroup/cpuset/cgroup.clone_children

for d in /sys/fs/cgroup/*; do
    sudo mkdir $d/$USER
    sudo chown -R $USER: $d/$USER
done

用处后边再说。

虚拟机里的网络是分开的。默认是没有网络的。想要的话得先授权,向/etc/lxc/lxc-usernet文件里写入

lilydjwg veth br0 10

其中br0是桥接用的网络接口名。没有就自己建一个:

brctl addbr br0
ifconfig br0 192.168.57.1
iptables -t nat -A POSTROUTING -s 192.168.57.1/24 -j MASQUERADE

这些当然也是需要 root 权限的。

还要告诉 LXC 使用用户命名空间:在~/.config/lxc/default.conf写入:

 lxc.include = /etc/lxc/default.conf
 lxc.id_map = u 0 100000 65536
 lxc.id_map = g 0 100000 65536

然后,去弄一个 LXC 系统镜像吧:

lxc-create -t download -n lxcname

名字自己起。这个命令会让你选择你要的发行版和版本的。这一步不需要 root 权限了。镜像文件列表可以看这里

等它跑完之后新的 LXC 虚拟机的 root 文件系统已经就绪了。不过在启动它之前先去编辑一下它的配置文件,加入网络配置。默认它位于~/.local/share/lxc下与 LXC 虚拟机同名的目录下。

在配置文件里加上

lxc.network.type = veth
lxc.network.link = br0
lxc.network.flags = up
lxc.network.ipv4 = 192.168.57.4
lxc.network.name = eth0

在启动之前还要做一件事——将当前进程加入到之前创建的 cgroup 中:

for d in /sys/fs/cgroup/*; do echo $$ > $d/$USER/tasks; done

然后就可以启动 LXC 虚拟机啦。当然是不需要 root 权限的:

lxc-start -F -n lxcname

当然,得给里边的 root 用户设置一个密码,不然登录不了的。可以使用 lxc-usernsexec 来 chroot 过去:

lxc-usernsexec -- chroot rootfs /bin/bash
Category: Linux | Tags: lxc linux
6
7
2015
18

Linux 系统接收通过蓝牙传输的文件

首先安装 bluez 包。我用的版本是 5.30。其次安装 blueman。

启动蓝牙服务:

systemctl start bluetooth.service

然后使用 blueman-manager 之类的命令启动 blueman。这时会在系统托盘看到蓝牙图标。点右键选择「添加新设备…」,完成配对。

然后,如果是要往手机发文件的话,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收的话,会失败。原因是,默认接收文件前会先询问用户要不要接收,而 blueman 不知道怎么搞的根本没反应……

解决方案是:直接启动一个默认接收文件的 obexd 就好了:

killall obexd
/usr/lib/bluetooth/obexd -r tmpfs -n -a

-r指定收到的文件存哪里,默认是 $XDG_CACHE_DIR 下的 obexd 目录,即默认是 ~/.cache/obexd。这里的路径是相对于用户主目录的。

-n是不要以守护模式运行,会把日志输出到终端而不是系统日志。

-a就是重点——接收所有文件——了。

obex 这套东西的文档在/usr/share/doc/bluez/dbus-apis/下有。

Linux 下遇到点问题还真是折腾,声称完成某一功能的软件一大堆,结果装好了,要么根本不知道怎么用(gnome-bluetooth、bluedevil),要么适用版本不匹配(obexpushd、ArchWiki 等网上的过时信息),要么有 bug 用不了(blueman)。

不过好的一点是,不涉及闭源的软件和协议,而又有足够的时间和能力的话,问题总是能够解决的。不像 Windows 或者 Android,遇到问题两眼一摸黑,只能不断地重试和重装,看看人品会不会爆发一下。

最后,折腾好久终于传输成功的照片:

雨后彩虹

北京好不容易下了场大雨,没想到雨后还出现了彩虹~

Category: Linux | Tags: linux Android 蓝牙
6
1
2015
5

Wireshark 抓远程主机的包

(失眠了,干脆起来写文。)

调试时经常会有抓包的需求。通常,我在本地用图形界面的 Wireshark 来抓包及解析,而对于远程服务器,因为没有图形界面,只好使用 tcpdump 抓包到文件然后复制到本地拿 Wireshark 看了,这样就不能实时查看抓到的包了。当然 tcpdump 也可以实时输出,但是信息太少、难以阅读,功能也过于简单,比如我要跟踪流啊、不同的流用不同的颜色高亮啊、添加注释啊、时序分析啊,tcpdump 完全没办法做到。实际上复杂一点的协议解析它都做不到。

一直没去研究 Wireshark 如何从标准输入读取网络包数据。大概是某天下意识地按了一下Alt-h看到了 Wireshaark 的 man 手册,才知道原来 Wireshark 支持这么多参数!图形界面的程序支持各种可选参数的可不多见。Wireshark 指定-i -就可以从标准输入读取数据,不过要同时指定-k,不然得在图形界面里点「Start」开始抓包。

那怎么把抓到的数据包发送到标准输出呢?实际的抓包操作不是 Wireshark 直接执行的。Wireshark 又不是 360,既然能以普通用户身份执行需要特权的操作,那么就会有一个无图形界面的工具来辅助。它就是 dumpcap。查阅其 man 手册可知,把抓到的数据输出到标准输出的选项是-w - -P-P 指定使用 pcap 格式,不然会使用 pcap-ng 格式,Wireshark 不认)。还可以给定其它选项,比如只抓 lo 网络设备上的包用-i lo,或者指定一个过滤器如-f 'port 1234'(具体语法见pcap-filter的 man 手册)。一定要记住不要把传输抓包数据的数据包也抓到了哦~

比如:

ssh lxc-debian sudo dumpcap -P -w - -f "'not port 22'" | \
  wireshark -i - -k

这样就可以实时看到远程主机上的网络包了~通过 ssh 执行命令时引号得用双层的。使用 sudo 是因为我那个 Debian 的 dumpcap 没有特权。

Category: Linux | Tags: linux 网络 wireshark
5
11
2015
25

为什么我反对普遍地静态链接?

这是我查看知乎私信时不小心瞅到的问题所触发的。由于 Go 在国内的兴起,我对这个问题也多有思考,就放在这里记录一下好了。知乎的链接我就不贴了,带 nofollow 的都懒得贴了。

首先,我们搞清楚问题是什么。或者说,我反对的究竟是什么?

静态链接,即早期唯一的一种链接出二进制可执行文件的方式,把所有程序需要用到的库全部打包到一个文件里边。后来,由于存储空间越来越不够用,所以发展出了动态共享库,也就是把库编译成 so、dll 或者 dylib 这种由动态库装载器在程序运行前或者运行时进行链接的方案。

静态链接的优点

  1. 方便分发,不会因为库的升级而导致程序无法运行。这一点没有严格指定依赖版本的 Arch Linux 用户应该都有所体会。当你更新某个库(比如 boost 或者 icu 什么的)之后,动态链接到旧库的程序会出错。

  2. 效率稍高。这个反正人类是体会不到的。

基于第一点,用于急救的重要程序最好使用静态链接,特别是 busybox。以前我会安装 busybox 的,后来因为 Arch 改用动态链接 C 库了,对于我不再有意义,所以卸载了。以后 C 库如果出问题就直接重启进救援系统了。

另外我还有静态链接的 32 位 Vim,为的是在 Vim 依赖库更新而 Vim 没更新时依旧有个顺手的编辑器可用。我一直自行编译 Vim 因此这个曾经十分有用。不过由于现在对经常变动导致问题的解释器支持采用运行时动态链接,所以基本不受影响了。

静态链接的缺点

这个可以列出长长的一串了。

  1. 占用磁盘空间。我就不怎么喜欢 Haskell 写的程序,太占硬盘了,一个程序就几十M。当然换新电脑之后目前硬盘空间有富余。但是它们还是会渐渐被我的各种源码和虚拟机什么的填满的。

  2. 占用内存空间。可执行文件在执行时是需要映射到内存中的。如果使用动态链接,那么因为是同一文件,所以在内存时只需要映射一份就可以了。而静态链接,不仅因为来源于不同的文件而需要加载、映射多次,而且因为来自于不同的构建等原因,逻辑上相同的代码往往并不会造成映射之后的内存页相同,使得内存去重机制(如 UKSM)失效。

    别说内存是白菜价,除非你来给我手上的笔记本、VPS、服务器、路由器、单板机等都配置个几十G的内存,我付给你等质量的白菜。还记得比尔·盖茨说过的话吗——「640K足够了」。够了吗?

  3. 占用 I/O 带宽。可执行文件越大,在内存里没有缓存时需要从外存读取的数据也就越多,耗时也就越长。而因为文件体积增大,内存资源越发不够用,I/O 缓存越少,导致缓存命中更低。

  4. 占用网络带宽。你可执行文件是从网上下的吧?你在国内看个视频还挺流畅,但是到世界各地去下软件你试试看?

  5. 运行时链接。我写了一个程序,支持 MySQL、SQLite3、PostgreSQL、MongoDB、Oracle 等等等等数据库。但是你显然不会用到所有的数据库支持吧?那你为什么要所有这些数据库的连接库来用一个 SQLite3 数据库的功能呢?使用运行时链接(dlopen 那些函数),程序可以在运行的时候动态判断并加载它此次运行所需要的动态库。

  6. 升级。openssl 爆出了一个很严重的安全漏洞,已经被修复了,你怎么办?当然是升级呗。那你希望是更新一个几M的包然后重启服务器解决问题,还是下载好几百M的程序、更新每一个你所用到的使用了 openssl 的程序?更何况那些程序本身不一定都更新了,也许为了安全你得自行编译其中的很大一部分(你可以期望有一个安全团队在半夜爬起床去更新一个软件,但是你觉得上千项目的开发者都会这么做吗)。你也不一定能够找到所有静态链接了有漏洞的 openssl 版本的程序,万一漏掉一个,你整个服务器的安全性就没了(所以 openssl heartbleed 漏洞更新之后建议是重启系统而不是重启各服务)。

更别说更底层的库了,比如 C 库或者 C++ 库。不至于人家更新了一行代码,你就要重装整个系统吧?

静态链接有它自身的用处,但是它并不适合所有情况,甚至并不适合大多数情况。动态链接以其微小的运行效率损失为代价,为不论是最终用户还是开发者、打包者提供了更为优秀的库管理方案。之所以很多人看到静态链接相对于动态链接的优势,我认为还是因为他们没什么机会看到静态链接、尤其是大量静态链接会带来的问题。

你不需要把程序都静态链接。你需要的只不过是一个优秀的包管理器和维护团队而已

Category: Linux | Tags: linux 编译 go 编程语言
5
11
2015
12

使用 bcache 自制「混合硬盘」

换了新本子,外存是1T机械硬盘和16G固态硬盘。这16G SSD 速度挺快的尤其是读的时候,可它拿来放 / 都不够呢,于是拿来作缓存加速。根据局部性原理,虽然数据很多,但是最常访问的只占其中一小部分呢。

搜索的结果是有三个方案:bcache、dm-cache 和 Facebook 的 flashcache。前两者在官方内核里,不需要另外安装。我是最先在 Arch Wiki 上看到 bcache 的,后来又看 dm-cache,发现需要自己指定元数组的存储什么的,略复杂。而且一些评测显示 bcache 性能要好一点,所以就它了。

$$ \require{extpfeil} \rm{SSD} + \rm{HDD} \xlongequal{\rm bcache} \rm{SSHD} $$

配置起来其实很简单。首先安装 AUR 里的 bcache-tools,然后创建存储数据的分区和用于缓存的分区:

make-bcache -B /dev/sda2
make-bcache -C /dev/sdb1

教程上使用的是 SSD 的分区。换成 SSD 的块设备本身应该也可以。

参数什么的我没调。然后是把缓存设备的 UUID 写到 /sys/block/bcache0/bcache/attach 里。

为了最优性能,往 /sys/block/bcache0/bcache/cache_mode 里写入「writeback」来更改其缓存策略为「写回」。默认是「写通」(writethrough),也就是写的时候同时写缓存和后端设备,不会在缓存出问题时丢数据,但是会慢。另一个可选的策略是「writearound」,不知道该怎么译,是只写到后端设备而不写缓存的。最后一个是「none」,不知道用了它会发生什么……

换出策略使用默认的 LRU(最近最少使用)。剩下的两个(FIFO 和随机)应该效果没 LRU 好。

这些设备是会记住的,无需在启动时重启配置。至少我用的 4.0.1 内核是这样。

弄好之后就可以折腾 /dev/bcache0 这个块设备了。我放弃了之前使用文件级的 eCryptfs,改用在备份里使用得挺爽的块设备级的 dm-crypt,然后才格式化成 ext4。也就是:

$$ 文件数据 \xrightarrow{\textrm{I/O相关系统调用}} \rm{ext4} \xrightarrow{加密} \textrm{dm-crypt} \xrightarrow{缓存} \rm{bcache} \xrightarrow{写入} \rm{SSD} + \rm{HDD} $$

所以我的 /etc/mkinitcpio.conf 里要加上 bcache 和 encrypt 两个 hook:

HOOKS="base udev autodetect modconf block bcache encrypt filesystems keyboard fsck resume"

(不过这样子不能用外接 USB 键盘输入密码的。)

然后 mkinitcpio -p linux 一下,生成新的 initramfs 镜像。

为了共享缓存,我把 / 和 /home 放一起了(不过我猜对 /dev/bcache0 进行分区也是可以的?)。虽然这样子整个 / 用去了60多G空间,但是缓存的命中率还是非常高的——

>>> bcache-status -a
--- bcache ---
Device                      /dev/bcache0 (254:0)
UUID                        07a9b6a5-7f18-4950-84d6-c90abaaf65dc
Block Size                  0.50KiB
Bucket Size                 512.00KiB
Congested?                  False
Read Congestion             2.0ms
Write Congestion            20.0ms
Total Cache Size            14.91GiB
Total Cache Used            14.91GiB    (100%)
Total Cache Unused          0B  (0%)
Dirty Data                  0.50KiB     (0%)
Evictable Cache             14.17GiB    (95%)
Replacement Policy          [lru] fifo random
Cache Mode                  writethrough [writeback] writearound none
Last 5min Hits              439 (92%)
Last 5min Misses            38
Last 5min Bypass Hits       424 (100%)
Last 5min Bypass Misses     0
Last 5min Bypassed          61.50MiB
Last Hour Hits              46003       (88%)
Last Hour Misses            6051
Last Hour Bypass Hits       94043       (100%)
Last Hour Bypass Misses     0
Last Hour Bypassed          400.00MiB
Last Day Hits               79485       (88%)
Last Day Misses             10214
Last Day Bypass Hits        170383      (100%)
Last Day Bypass Misses      0
Last Day Bypassed           602.00MiB
Total Hits                  79485       (88%)
Total Misses                10214
Total Bypass Hits           170383      (100%)
Total Bypass Misses         0
Total Bypassed              602.00MiB

bcache-status 脚本来自这里

感觉还挺快的,特别是各种程序如火狐、gvim、pidgin、zsh 的启动速度,以及 mlocate、pacman 的搜索速度都非常快。没有对比数据,因为我没有试过在这个本子上不用 bcache 的情况下把系统弄起来。之前的旧本子可能因为分区太满导致碎片严重,所以 I/O 性能很差劲的。

Category: Linux | Tags: linux Arch Linux bcache
4
15
2015
0

在 Python 里 disconnect UDP 套接字

UDP 套接字是可以使用 connect 系统调用连接到指定的地址的。从此以后,这个套接字只会接收来自这个地址的数据,而且可以使用 send 系统调用直接发数据而不用指定地址。可以再次调用 connect 来连接到别的地方。但是在 Python 里,一旦调用 connect 之后,就再也回不到最初的能够接收从任意地址来的数据的状态了!

这是 Python 的 API 限制,没办法给 connect 方法传递到 AF_UNSPEC 地址簇(在 C 代码里写死了的)。C 里边就可以做到的(代码来自这里):

int disconnect_udp_sock(int fd) {
 struct sockaddr_in sin;        

 memset((char *)&sin, 0, sizeof(sin));
 sin.sin_family = AF_UNSPEC;
 return (connect(fd, (struct sockaddr *)&sin, sizeof(sin)));
}

不过既然是 Python 的限制,拿 ctypes 就可以绕过了嘛,有些麻烦就是了:

from ctypes import CDLL, create_string_buffer

def disconnect(sock):
  libc = CDLL("libc.so.6")
  buf = create_string_buffer(16) # sizeof struct sockaddr_in
  libc.connect(sock.fileno(), buf, 16)

AF_UNSPEC 的值是 0,所以把一个和 struct sockaddr_in 一样长的全零缓冲区传给 connect 就可以了 :-)

Category: python | Tags: Python linux 网络
11
8
2014
6

在 Arch Linux 下安装 openSUSE LXC 虚拟机

前边,我已经尝试过在 Arch Linux 下安装 Funtoo在 Arch 中安装 Arch 就更简单了。为了测试,我还通过 Aufs 来将我的 Arch Linux 在 LXC 里复制一份。至于安装个 Debian 或者 Ubuntu LXC,由于有在任何 Linux 下都可以跑的 deboostrap,安装起来也十分容易。

现在难题来了:在 LXC 里安装一个 openSUSE。LXC 自带了个 openSUSE 模板,但是它需要 zypper 等。虽然说 AUR 里就有 zypper 和 libzypp(还都是 git 版本的,下载很耗时的),不过还是不怎么够呢。经过尝试,我发现需要以下包来运行这个模板:

  • Arch 里有的:augeas
  • Arch 里没的:libsolv-tools build rpm libzypp zypper

有的就直接安装啦。没有的,可以从它的软件源下载。x86_64 架构的在这里,那个 build 是 noarch 的,在这边

把它们全部下回来,拿 7z 解压能够得到 cpio 档。然后建立个目录并 cd 过去,使用以下命令解开:

$ mkdir t
$ cd t
$ for f in ../*.cpio; do cpio -id < $f; done

这样就把它们解压到目录t里边的。我没有把它们解压到/,因为我不想弄乱我的系统,即使能够清理也是相当麻烦的,而且一不小心还可能删错文件。

所以,又该 Aufs 上场啦。当然在此之前还有件事:openSUSE 没有进行/usr合并。所以要手动去把binusr/sbinsbin等目录下的文件移动到usr/bin下,然后删掉那些目录;把usr/lib64下的文件移动到usr/lib下,并删掉usr/lib64

然后就可以将这个目录和我的 Arch Linux 合体啦:

$ mkdir root
$ sudo mount -t aufs -o br:$PWD/root=rw:$PWD/t=ro:/=ro aufs root

但是!这样子的话,新装好的 openSUSE LXC 会在这个root目录里呢。所以要把外边真实的 LXC 目录给 bind mount 过来。我使用了自定义的 LXC 路径,所以是这样子的:

$ sudo mkdir -p root/ldata/media/temp/lxc
$ sudo mount --bind /ldata/media/temp/lxc root/ldata/media/temp/lxc

然后编辑一下 openSUSE 的模板,搜索「http」把软件源的链接全部改到中国的镜像:

$ sudo vim root/usr/share/lxc/templates/lxc-opensuse

我使用的是中科大的源镜像。

一切就绪,开始安装~

$ sudo chroot root /usr/bin/lxc-create --lxcpath=/ldata/media/temp/lxc -n opensuse -t opensuse

耐心等待哦。最终安装完成根文件系统的大小是 333MiB。

安装完毕之后卸载刚刚挂载的那些东西:

$ sudo umount -R root

然后编辑一下自动生成的 LXC 配置文件,比如属改改网络什么的。以下是我改过的配置文件:

# Template used to create this container: /usr/share/lxc/templates/lxc-opensuse
# Parameters passed to the template:
# For additional config options, please look at lxc.container.conf(5)
lxc.rootfs = /ldata/media/temp/lxc/opensuse/rootfs
lxc.utsname = opensuse
lxc.autodev=1
lxc.tty = 4
lxc.pts = 1024
lxc.mount.entry = run run tmpfs rw 0 0
lxc.mount.entry = tmp tmp tmpfs rw 0 0
lxc.mount.auto = proc sys
lxc.cap.drop = sys_module mac_admin mac_override mknod sys_time
lxc.kmsg = 0

# When using LXC with apparmor, uncomment the next line to run unconfined:
#lxc.aa_profile = unconfined

#networking
lxc.network.type = veth
lxc.network.link = br0
lxc.network.flags = up
lxc.network.ipv4 = 192.168.57.6
lxc.network.name = eth0

lxc.cgroup.devices.deny = a
# /dev/null and zero
lxc.cgroup.devices.allow = c 1:3 rwm
lxc.cgroup.devices.allow = c 1:5 rwm
# consoles
lxc.cgroup.devices.allow = c 5:1 rwm
lxc.cgroup.devices.allow = c 5:0 rwm
lxc.cgroup.devices.allow = c 4:0 rwm
lxc.cgroup.devices.allow = c 4:1 rwm
# /dev/{,u}random
lxc.cgroup.devices.allow = c 1:9 rwm
lxc.cgroup.devices.allow = c 1:8 rwm
lxc.cgroup.devices.allow = c 136:* rwm
lxc.cgroup.devices.allow = c 5:2 rwm
# rtc
lxc.cgroup.devices.allow = c 254:0 rm

当然别忘记修改 root 密码啦:

$ sudo chroot /ldata/media/temp/lxc/opensuse/rootfs /bin/passwd

不过默认会有两个 getty 进程跑在 console 上边。要稍微修改一下。顺手把多余的 tty 上的也关掉好了:

$ sudo rm /ldata/media/temp/lxc/opensuse/rootfs/etc/systemd/system/getty.target.wants/getty@tty*
$ sudo mv /ldata/media/temp/lxc/opensuse/rootfs/etc/systemd/system/console-{shell,getty}.service

然后就可以启动啦:

$ sudo lxc-start -n opensuse --lxcpath=/ldata/media/temp/lxc

会默认启动 sshd,所以直接 ssh 连过去就可以用啦=w=

PS: 这个模板默认安装的是 openSUSE 12.3。记得自己改改或者装好后升级一下。

Category: Linux | Tags: lxc aufs linux Arch Linux openSuse
9
29
2014
4

使用 Python 自制 expect 功能

Tcl 的 expect 工具是一个十分有用的自动化工具,经常被用来喂 ssh 密码什么的。不过配置 ssh Control Master英文介绍, 中文翻译之后,我发现第一次连接之后退出,expect 脚本不肯退出了,而且Ctrl-C什么的都不管用,除非我杀掉实际连接到远程主机的 ssh 控制进程。很显然,这是因为 ssh fork 出来的 ssh 进程依旧保持着伪终端的打开状态,expect 依旧在等待来自其上的输出。

研究之后,我发现虽然我可以给我的 expect 脚本加上命令行参数的处理之类的功能,但是interact之后必须等待伪终端关闭没有办法绕过。罢了,本来对 Tcl 就不熟,拿 Python 重写一个吧。

Python 也有个类似的库,叫 pexpect,不过上次我看它的时候还只支持 Python 2,而且使用起来似乎有点问题。所以干脆自制一个满足自己需求的好了。

程序不长,一百多行,但也比预期的长了不少。主要都是些终端和文件描述符的处理。哦还有信号。

我以是否存在子进程来作为判断是否结束interact的标志,而不管是不是还有进程在用这个伪终端。在收到SIGCHLD信号时使用waitid系统调用可以清理任意一已终止的子进程,使用WNOHANG标志在有子进程但是没有已退出者时不要等待、直接返回。于是,在有子进程退出时,反复调用waitid直到它报错就说明已经没有子进程存在啦。

另一个需要处理的信号是SIGWINCH,就是终端大小改变时以此终端为控制终端的前台进程会收到的那个信号。当脚本所在的终端大小改变时,需要重新设置脚本创建的伪终端的大小。不知道为什么,pexpect 竟然没有自己处理这个。

代码照旧在 GitHub 上。以下是使用示例:

#!/usr/bin/env python3

import sys

import expect

def main(host):
  p = expect.Expect()
  p.spawn(['ssh', host])
  p.expect_line('# ')
  p.send('. ./tide\n')
  p.send('TERM=screen-256color exec zsh -l\n')
  p.interact()

if __name__ == '__main__':
  host = 'phone'
  if len(sys.argv) == 2:
    host += sys.argv[1]
  main(host)

这是之前有问题的 expect 脚本:

#!/usr/bin/expect -f

set host [if {$argc eq 0} {lindex phone} {lindex phone$argv}]
spawn -noecho ssh $host
expect "*# "
send ". ./tide\n"
send "TERM=screen-256color exec zsh -l\n"
interact

这是我的 ssh control master 相关配置:

ControlPath ~/.ssh/master-%r@%h:%p
ControlMaster auto
ControlPersist yes
Category: Linux | Tags: linux python 终端 expect tcl
9
2
2014
13

Arch Linux 自动连接可用无线网络

Arch Linux 连接网络可以使用其官方开发的 netctl 系列命令行工具。要想在开机(以及从挂起/休眠状态唤醒)时自动连接到可用的无线网络,以下是设置步骤。

首先,你得告诉 Arch Linux 你知道哪些无线热点。Arch Linux 不会自动帮你破解别人的 Wi-Fi 密码的。就算 Wi-Fi 热点没有加密,你不说 Arch Linux 怎么知道它应当连接到那个热点呢,也许那是个钓鱼用的热点也说不定哦。

cd 到 /etc/netctl 目录下,可以看到 examples 目录下有一堆示例配置。复制你所需要的配置文件到上一层目录(/etc/netctl)。比如绝大多数 Wi-Fi 热点使用的是 WPA 加密,那就复制 examples/wireless-wpa 文件。目标文件名比较随意,起个方便自己的名字就行,比如 work、home 之类的。复制完成之后记得 chmod 600 禁止非 root 用户访问,因为配置文件里会包含你的 Wi-Fi 热点密码。

然后编辑配置文件,修改 ESSID 和 Key 为你的 Wi-Fi 热点 ID 和密码就可以了。之所以要先更改权限再编辑,是因为某些编辑器(如 Vim)会生成同权限的备份文件;那里有可能也会包含密码。可以放多份配置文件在这里,netctl-auto 默认会去找一个可用的连接。有多个可用的时候不太清楚它会连上哪一个,可以使用更复杂的配置文件来指定优先级(参见 examples/wireless-wpa-configsection 示例配置)。

配置文件写好之后,当然是启动相应的服务啦。Arch Linux 一贯的传统是不启动不必要的服务,除非用户说要启动之。netctl-auto 的 systemd 服务名是 netctl-auto@interface.service(当然 .service 后缀还是可以省略的)。interface 部分写你的无线网络接口的名字,可以通过 ip linkifconfigiwconfig 等命令看到。我禁用了 systemd 的可预测网络接口名称,所以我的无线网络接口名唤 wlan0。我使用如下命令启动服务:

$ sudo systemctl start netctl-auto@wlan0.service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一小会儿之后就应该连上网了:

$ systemctl status netctl-auto@wlan0.service
● netctl-auto@wlan0.service - Automatic wireless network connection using netctl profiles
   Loaded: loaded (/usr/lib/systemd/system/netctl-auto@.service; enabled)
   Active: active (running) since 二 2014-09-02 20:23:31 CST; 2h 45min ago
     Docs: man:netctl.special(7)
  Process: 340 ExecStart=/usr/bin/netctl-auto start %I (code=exited, status=0/SUCCESS)
   CGroup: /system.slice/system-netctl\x2dauto.slice/netctl-auto@wlan0.service
           ├─402 wpa_supplicant -B -P /run/wpa_supplicant_wlan0.pid -i wlan0 -D nl80211,wext -c/run/network/wpa_supplicant_wlan0.conf -W
           ├─404 wpa_actiond -p /run/wpa_supplicant -i wlan0 -P /run/network/wpa_actiond_wlan0.pid -a /usr/lib/network/auto.action
           └─501 dhcpcd -4 -q -t 30 -K -L wlan0
...

或者通过 netctl-auto list 命令也可以看到连接上了哪个配置文件里指定的热点。

如果满意的话,就让它开机自启动啦:

$ sudo systemctl enable netctl-auto@wlan0.service

参考资料:ArchWiki 上的 netctl 条目

Category: Linux | Tags: linux 网络 Arch Linux
8
5
2014
9

CoolShell 解密游戏解答

这里有人给出了自己的解法,但是我不喜,所以有了本文。注意,本文中的 shell 代码均为 zsh。如果你在用 Windows,那建议还是不要玩了,那个对付这种事情太难用了。

可惜知道这个题晚了两天,没能进前X名 :-(

0. Fuck your brain

机器上没有 brainfuck 编译器,于是 Google「brainfuck online」,得到这个。贴进去运行即可。

1. Multiply

一个值是 42。另一个要观察数列。直接把数列贴到数列百科全书即可。然后乘起来。

2. Keyboard

这个也很容易,不是把 Dvorak 键盘当成 Qwerty,那就是把 Qwerty 当成 Dvorak 了。对照着 Dvorak 的键位输入下边那串字符串,得到一 C 源码。编译、运行之即可。

3. QR Code

扫码,得到: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 <=> [pvwdgazxubqfsnrhocitlkeymj]

是个字符映射关系。Python 有现成的函数来处理这个。也是有正反两种可能,都试试就可以了。

>>> T = str.maketrans('pvwdgazxubqfsnrhocitlkeymj',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
>>> s = 'Wxgcg txgcg ui p ixgff, txgcg ui p epm. I gyhgwt mrl lig txg ixgff wrsspnd tr irfkg txui hcrvfgs, nre, hfgpig tcm liunz txg crt13 ra "ixgff" t
r gntgc ngyt fgkgf.'
>>> s.translate(T)
'Where there is a shell, there is a way. I expect you use the shell command to solve this problem, now, please try using the rot13 of "shell" to enter next level.'

按照提示执行命令:

rot13 <<< shell

Arch 上,rot13 命令位于 bsd-games 包。或者在 Vim 里把光标移动到「shell」单词上按g?aw也能得到结果。

题目开始有趣起来了~

4. cat

这个题目更有趣了。源码里一堆乱七八糟的数据。先把它们弄到一个单独的 Vim 缓冲区,然后找到所有的五字符回文字符串:

%!grep -oP '(.)(.)(.)\2\1'

不是所有回文都被接受。仔细观察示例可以发现,中间一定是个小写字母,左边一定是一字母一数字。但是过滤后还是有太多结果。限制左边的字母为大写字母之后可以得结果。删掉不符合条件的,然后把中间的字符连起来即可。

v/\v^([A-Z][0-9]|[0-9][A-Z])\l/d

5. variables

初看,提示莫名其妙。后来注意到图片链接到了有意思的地方。访问得到另一个数字「32722」。显然是要用这个数字放在 URL 上继续访问了。直接拿 shell 访问:

$ n=1024
$ while true; do n=$(curl -sS http://fun.coolshell.cn/n/$n); echo $n; done

访问上百次之后出现一句话,给出了下一关的地址。

6. tree

这关要求从一棵二叉树的中序和后序遍历中还原其最深的路径。不知道怎么做,直接 Google「reconstruct a binary tree from in-order and post-order」,看来有不少人都在做类似的东西啊。我看的是 LeetCode 上的这篇文章。有代码,但我懒得写程序把树画出来或者是找最深的了。反正这树也不大,懂得了方法,直接在 dia 里手工构建出来了。当然,我只构建了最深的那部分。SVG 导出图片

然后就是拿密码解那个字符串了。要注意的是,不要自己去解 base64,不然 openssl 报错的……

7. N Queens

八皇后问题的变种。我直接使用了 Rosetta Code 上的代码。当然要小改一下,直接输出结果而不是打印出图案:

main = mapM_ print $ queens 9

然后找到符合那个 SHA1 值的解就可以了:

$ ./queens | tr -d ',[]' | while read code; do [[ $(sha1sum <<<zWp8LGn01wxJ7$code | awk '{print $1}') == e48d316ed573d3273931e19f9ac9f9e6039a4242 ]] && echo $code; done

8. Excel Column

26 进制转十进制:

>>> def debase26(x):
...   return sum(26 ** i * (ord(d) - ord('A') + 1) for i, d in enumerate(x[::-1]))
...
>>> debase26('COOLSHELL') // base26('SHELL')
85165

结果得到的页面说要转回 26 进制。好吧:(可惜没能在一行内搞定)

>>> def base64(x):
...   L = []
...   while True:
...     x, d = divmod(x, 26)
...     if d == 0: break
...     L.append(d)
...   return ''.join(chr(x + ord('A') - 1) for x in L[::-1])
...
>>> base64(85165)
'DUYO'

9. Fraternal Organisation

这个我没能解出来 QAQ 这两个图片看起来有些莫名其妙。我没注意到图片的名字和鼠标放上去的小提示。最后是看前边那个链接里的答案才知道原来还有个「猪圈密码」-_-|||

PS: 最近博客访问和评论速度都挺慢的,请见谅。

Category: Linux | Tags: linux python shell fun

部分静态文件存储由又拍云存储提供。 | Theme: Aeros 2.0 by TheBuckma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