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16
2015
19

[译] Vim 的蔓延

译自 Vim Creep。原文为英文,有很棒的朗读版。


开始的时候,一切都很平常。在初入大学的那一年,你试过它一两次,但是 Nano 和 Pico 更加简单——更像你高中时候在 Windows 和 Mac 机器上已经用过的东西。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你在大学的计算机科学课程上经历渐渐丰富,你开始注意到一件事:所有真正厉害的程序员——你花了十页代码的作业,他们随便写了四行就解决了;你艰苦奋斗了几个星期才勉强完成的课程项目,他们竟然在一天之内就超额完成了——他们都不用 Nano 或者 Pico。

一天夜里,为了完成一项午夜就要交付的作业,你正熬夜赶工。偶然间越过一位安静的超级程序员的肩膀,你瞟到了他的屏幕。你的眼睛在已经昏暗的计算机实验室里一排排的显示器中闪烁着,满怀敬畏地见证着代码和文字以不可能的方式闪过屏幕。

你疑惑地问:「你是怎么做到的?」

一个简洁的词从他口中吐出,永远地改变了你的生活:「Vim。」

一开始你很沮丧,更不谈工作成效了。你的浏览器历史里满是 Vim 在线文档的记录;你那些使用 Nano 和 Pico 的朋友认为你疯了;用 Emacs 的朋友央求你改变心意;为了查阅方便,你甚至花钱买了一份 Vim 速查表的纸板。经过了数星期的刻苦训练,你还是习惯性地去拿鼠标,然后又停下,意识到你得去网上学习一下完成一些常见的任务的正确方法。你以前可从来没有想过这个。

随着时间的流逝,你挣扎的次数越来越少了。你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 Vim 不再阻碍你了。它的好超过了你的预期。它不再仅仅是一个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文本编辑器——它成为了你身体的一部分。不,它成为了作为一名程序员的你的一部分本能。

只用 Vim 来编辑源码似乎大材小用了。你在你家里的所有机器上都安装了 Vim。你用它来输入一切文字,从电子邮件到学术论文。为了能够随身携带,你往U盘里安装了一个移动版的 Vim,并配有精心调整的个性化的 .vimrc 文件。这样,它陪伴着你,使你心安,让你不论在哪里都有一点家的感觉。

Vim 进入了你网上生活的每一部分。不满足于功能贫乏的 ViewSourceWith,你很快学会了 Vimperator,然后又换成 Pentadactyl。你以前只是在互联网上冲浪,而现在,你就是互联网。当你要写一个 iPhone 应用程序的时候,你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把 XCode 的默认编辑器换成 MacVim。当你的工作是写 .NET 代码,你立即购买了一份 ViEmu for Visual Studio,因为你对免费的替代品——VsVim——的功能并不满意。

一天夜里,你正在你的工位上埋头苦干,完成一个第二天上午就要到期的项目。你对你自己笑了。普通程序员可绝不能在期限之前完成这样的工作。你录制各种宏;你轻轻地敲动手指,移动着整块整块的代码;你用上了一大堆寄存器;你重写着重构着整个组件,却根本不瞅一眼鼠标。你注意到显示器上映出的影像。一位同事正在你身后睁大了眼睛看着。你微微停顿了一下,让他知道你注意到了他的存在。

「你是怎么做到的?」他问道,语气里充满了敬畏。

你微笑了一下,准备说出那个改变了你的一生的词。那个词,如果你的同事也选择追随的话,他会掉进同样的兔子洞,进入一个充满无限可能的无限组合的世界,那些组合产生出他之前只能在最疯狂的梦中见到的极致高效。他让你记起多年以前那个昏暗的计算机实验室里的自己。带着些许兴奋,你轻轻地说出那个词。

「Vim。」

:wq


翻译比阅读难多了喵 0.0

Category: Vim | Tags: vim 文学 译作

部分静态文件存储由又拍云存储提供。 | Theme: Aeros 2.0 by TheBuckma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