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6
2015
4

鸢尾花

(点击看大图)

鸢尾 1鸢尾 2

鸢尾 3

好多年了,竟然在现实生活中见到了这么多鸢尾花。

多年前,外婆家种了那么一盆鸢尾,不过从来没有开过花。后来经历一场事故之后,那盆鸢尾和三七(问过 Google,很可能是「景天三七」)一起拿到了我家。有株三七还开过一次花,很小的五瓣尖角白花,中间还有好看的花蕊。但是鸢尾,始终不曾开过花,应该是没人照料的缘故。

后来,我去上大学了。某年四月,才得知那盆鸢尾竟然在我不在的时候悄然开花了。花很漂亮,但是五一假期回家的时候,父母刚搬过家,鸢尾已经被毫无同情心的父亲抛弃了。于是,虽然没有费心去养,可也在那么久了,而在它最美丽的时候,我却不在。只能面对130万像素的手机摄像头拍摄出来不清晰还偏色严重的照片失望。

没想到又过了好几年,竟然无意间发现了它们。只能说声好久不见了。

Category: 未分类 | Tags:
4
12
2015
13

遥远

不少我喜欢的技术都在我喜欢的公司里使用呢。只是,那里没有我。

Category: 未分类 | Tags:
4
4
2015
15

一次面试结果的反思

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现在终于不再感觉到那么累了,想写,所以才写。权当日记吧,就懒得加各种链接和排版了。

这次的面试目标是百度运维工程师。

问题:为什么 Arch Linux 中文社区源的自动打包服务是自己弄的,而不使用现成的 CI 呢?

其实原因很简单:没想到。因为 lilac 自动打包脚本是由功能更简单、自动化程序也更低的脚本进化而来的,比如 nvchecker 更新、曾经自己用过的一些辅助脚本等。

当然,即使想到了,我也不会去用的,因为需要定制的东西太多。更新检查、依赖处理、错误回报、git 仓库管理什么的。传统的 CI 不像是天生支持这些的。最接近的 OBS 大家也知道,对 Arch 的支持很差。当然我可以进行二次开发,但工作量会很大、耗时会很长,因为那是我需要从头读文档、学习、尝试的一套系统,而对于 Linux 编程、Python 编程,我已经非常熟悉了。至于可重用性?首先我要解决它的可用性,东西都做不出来了,何谈可重用性呢?

当然 CI 系统对资源的消耗也不能忽视。

这个问题挺意外的,面试的时候没想这么清楚,没答到重点。

问题:为取得网站的高可用性,防止单个服务器挂掉影响整个服务,要怎么办呢?

我的回答是通过 DNS 和 anycast fallback。哪个服务器挂掉了就不用哪个了。DNS 的更新有些慢,在 DNS 应答中返回多个 IP 地址用处不大,大部分客户端都只会尝试第一个,我见过的只有 wget 会锲而不舍地穷尽一切方案去努力。Anycast 反应会更及时一些,CloudFlare 就喜欢用这个。

但是标答是 LVS。好吧这个词我没研究过。回来上网去看了一下,Linux Virtual Server,就是在前端放个负载均衡啦。我没有想到这个。今天我终于想到我为什么没有想到这个了——LVS 还是一台服务器嘛,只是逻辑上的服务器。作为一名程序员和数学爱好者而不是电器维修工,我对各种物理上的东西没什么深刻印象,反而对各种抽象的概念情有独钟。所以我自然而然地把「单个服务器」理解成单个逻辑上的服务器了,而不是或大或小的铁盒子。也就是说,我的理解是,当这个 LVS 系统挂掉了要怎么办。

我再一次把面试官想得到的答案当成了理所当然……

问题:正在进行通讯的两台主机之间的「网线」断了,一方再发送数据,这时会发生什么?

这个问题也很不明确,存在多种可能。

最简单的,直接连接发送方的网线断掉了。内核会收到硬件传回的信息,「carrier lost」,然后相应的路由表项被删除。就跟把相应的网络设备 down 掉一样。什么都不会发生,连重试都没有。应用程序就在那儿等着。

如果是位于局域网中,情形也差不多。只是会进行 TCP 重试,然后 ARP 广播「找人」。

互联网上的话,如果还有其它线路可用,数据包会走其它线路。如果所有线程都不通了,应该会返回 ICMP 主机不可达或者网络不可达。不知道这种情况下 TCP 和应用程序会发生什么。没条件实验。学校网络课实验自然不可能搞这么「高端」的东西。

当然,这么些可能我当时也没想全。

我发现我面试的时候思考能力变得很差的样子。其实凡是被人关注的时候都会发挥失常,虽然没有严重到别人盯着就写不出代码来。这也是我在社交活动常不满意的原因吧。

 

Category: 未分类 | Tags:
2
26
2015
0

Pieces

I want to be a Big Fish, but the lake is so small. I want to live in sea, but I have no way there. And they say, you aren't suitable for salty water.

To do it, or not to do it, it is wrong. This reminds me of my father.

I know about too many things, but none of them is good enough. 韩寒, I knew you were right, now I'm proof of your option.

It's so nice to meet you, CloudFlare. Really nice, not only your service, but your blog. You present me a larger world I'm looking forward to, a world I can only dream of, but fear that I will never reach. Even a piece of it.

There are 1724 days left. I've used more than a third now.

Category: 未分类 | Tags:
2
19
2015
17

过年

经过十二小时的旅程,转了五次车,又回到了这个熟悉的地方。因为年又来了。

依旧是简陋的陈设,依旧只有微弱的 3G 信号。可我还是回来了。所幸,今年除夕,据说是有规定,所以极近的地方并没有燃灯鞭炮,整夜只有远方并不觉得吵的连绵不断的噪音传来,正好和大雨声一样,屏蔽掉了夜里的杂音,让我第一次在除夕夜睡了个好觉。

春节一整天,却是阴沉沉的,因为外边在不间断地下着小雨。屋内灯光不甚明亮,在这种时候聊胜于无罢了。好在我有哆啦A梦的陪伴。也好在我把在北京都很少穿的毛衣带回来了。薄薄的,却抵得上小时候厚厚的两件。

回顾这一年。离开了那浑浑噩噩中选择的南京的初创公司。本来打算回家,再次为自己做一个负责的选择,却困于休息不好、压力山大,几个月过去了,尝试过几家公司,但没有成功。最后无奈之下,再次随意决定,重来到北京,继续自己的生活。

这家公司是在朝阳而不是海淀,不知道这到底算幸还是不幸。重访北京我最害怕的事情没有发生,可也发现,好多技术活动,我要花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才能抵达。我是不独自坐出租车的,至少不能给差评的不会再坐了。而 Uber,它在向我要姓名,这使我很犹豫。

后来新的问题出现了。公司资金出了问题,拖欠了好几个月的工资。有段时间,我经常看到自己账户上还剩下多少银两,甚至想过罢工然后寻找新的工作。因为我很害怕很害怕。有些事情,人是永远不会想经历第二次的。我看过一部电影叫《时间规划局》(In Time)。在那个真正的「时间就是金钱」的世界中,当一个人的时间耗尽,生命也就终止了。来自社会底层的主人公意外获得了大量时间之后,飞奔着回家,要转给时间已所剩无几的母亲。他和他的母亲在路上看到了对方,飞奔着扑向对方,可是只晚了一秒钟,主人公拥抱在怀中的,已是时间归零的尸体。

还好,在我犹豫着要不要启动紧急计划的时候,工资终于到了一部分。警报解除,终于可以重新安心地生活了。

是的,属于自己的生活。不再是父母老师期望中的「好孩子」「好学生」,也不再是难得安宁地忍受网吧一样的环境,不再只是生存下去了。虽然依旧孤单,但灰色的画卷已经开始涂上的明亮的色彩。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做自己喜欢的自己,真好。这个世界没有我曾经历的那样充满恶意,也没有像我曾害怕的那样不能包容。虽然父母这边仍然是个麻烦。

事情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可是我依旧不知道是否还来得及,实现我那最初的梦想。上次是我自己不好,把事情搞砸了。花了很多时间去思考,去请教,去学习,可终究时间有限,大量的时间都花费在了计算机上。你们都说每一个人都值得获得那份幸福,希望对于除了编程和管理服务器之外什么都还不会的我依旧适用。

未来,我依旧有些许的迷茫和不确定。毕竟,这样的工作对于我来说太无趣了,而这样的队友也太难合作了。表达不清楚事情也就算了,我可以一点点慢慢确认;相关部分技术不懂也就算了,我可以引导你;可你丫的动不动闹情绪算个什么事!对不懂行的人有说有笑、对指出你的问题的人发脾气,能解决问题么?

本来想建立一个生活博客的,但是拖延症唉,新的一年里再努力吧!这一篇,就放在现在的博客上好了。

浓浓迷雾中,终于透出点点光亮。似乎还很远,但我知道,那是灯塔的方向。

Category: 未分类 | Tags:
11
29
2014
6

APEC 蓝与北京灰

APEC 蓝:

北京灰:

这不是月亮:

在玩过山车的空气质量:

8
31
2014
21

又想起曾经的老师们

刚刚竟然梦到了高中英语老师,那个带领我们猜测试题的意图的脾气挺好的女老师。不过这里我要说的是另一位老师,一位脾气很坏的老师,一位造成我即使对很好相处的老师也感到害怕与不友好的老师,一位部分地导致我在很长的时期内与年长的人的交际障碍的老师。

她叫刘静,和中国广播电台经济之声一位主持人重名了。武汉市蔡甸区第三小学的一名教师。1997年至2000年是我所在班级的班主任,教「数学」(我不认可那时的教学方式和教学内容是数学;算术罢了)。当时她年龄大概30来岁。脾气很坏,教课无方。最常见的教学手段有二:一、拿教鞭跳起来敲讲台,敲得讲台上的粉笔头到处乱蹦,粉笔灰弄成雾霾;二、拿教鞭打手心来惩罚学生。当然那个时代,几乎所有老师都体罚学生,有些手段还更讨厌。只是体罚加上她在讲台上的「表演」,让我们在下面的学生都噤若寒蝉、惊恐不已。更重要的是,她的女儿也在这个班级,所以我们经常可以观看到一场场惊心动魄的家祖暴力。哦对了,我当初转到她这班里时没送礼,据说要不是成绩单上的数字比较大她还不会收。所以大家看,成绩好有时候并不是什么好事。

「上帝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不知道她现在灭亡了没有。但愿她没有继续毁人不倦。

刘静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位老师。同时期还有一位叫张攀的男计算机老师给了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从那时就很喜欢计算机了,当然能力也在同学之上。但是这位张攀老师对我的提问不理不睬,因为他偏爱另一位成绩也很好的萌妹子。不仅如此,他似乎对我怀有敌意。每个孩子都会犯错。当时课上在关机的情况下练习使用鼠标,我觉得颇为无聊,把鼠标当成非电器左右推来推去地玩儿,结果招致他很严厉的一句话。具体是什么我已经忘记了。他平时脾气挺好的,经常和学生有说有笑的。那是唯一一次我见到他生气。

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我开始对各种老师敬畏有加,生怕不小心又招惹到某位疯狂或者敌意的大人。所以,尽管后来遇到过不少挺不错的老师,我也只能辜负他们的友善和帮助了。孩童时代教育中受到的伤害,和在爱情中所犯下的错误一样,要花费数十倍的时间才能慢慢弥补。

Category: 未分类 | Tags: 教育
8
29
2014
77

再三错过(及关于工作的各种吐槽)

刚刚看到一则消息,令我很不好受。又拍云,就是我这博客现在贴图和文件下载使用的那个 CDN,也是 CloudFlare 的中国版,依旧在招开发工程师。而两个月前,我在他们那里。他们告诉我当时他们只缺一个人。十数日之后,他们 HR 终于在数倍于承诺的时间之后告诉我,他们不缺人了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种令人很不好受的事情也并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大约两年前,我找朋友内推红帽(中国)的工作。结果被拒了,理由是,他们不缺人。大约两三个月之后,那位朋友又告诉我,他们又开始招人了。

更早一些,我毕业那年,搜狐来武汉了。我去面试,结果认为我能力不够。等我确定工作之后,他们却又有人在 Gtalk 上问我要不要去那里。

其实阿里巴巴那次也有类似的情形出现,虽然被拒的主要原因在于我严重休息不好、自由太少导致的状态欠佳。哦对了,没有预料到他们有人自己不懂 TCP 基础就问我网络相关问题也应该是原因之一。当时有人给我推荐工作的时候他们很缺人。但是因为我刚回到老家,很累,还没准备好应聘下一份工作,所以迟了几天。结果那时候他们就不怎么缺人了。

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一直是这个样子,总是错过想要的工作。也许自从走进武汉大学信息学部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如此命运吧。也许这种事情再三出现,是因为那次冲动的初恋告白。好像我总是第一次做不好呢。第一次初恋。第一次找工作,没有任何经验,根本不懂得表达自己。第一次选学校,由于信息严重不足导致选择了不适合的学校-专业组合。第一次正式学习编程语言,也是因为资源有限,学了 C++。第一次选择文本编辑器,还是由于信息不足,而选择了私有且不再支持 Linux 的 EditPad Pro。第一次选择命令行 shell,既没有选择大众的 bash,也没有选择功能强大的 zsh,却是挺随意地用上了(当时有不少问题的)fish。第一次自己买电脑,CPU 竟然不支持虚拟化。第一次租房,也是很令人不悦的方寸之地。

当然,人总是会从过去的不满和失意中吸取教训,在反复不断地练习之中臻于熟稔。可是,现在,在这里,这个社会似乎并不认同这一点。我应聘阿里巴巴的时候,他们几乎不问任何具体的技术问题,而是纠结于你之前的工作内容是什么、有没有管理服务器经验(我应聘的是运维开发)、做过的项目能多少并发(你倒是给我找来足够压垮我的项目的用户呀)。也问过我根本没有接触过的东西,比如如何管理上百万的服务器。这其实是很容易学习的事情。他们不承认人的学习能力,总希望别的公司给他们的员工培训,让他们的员工在别处赚取经验。当然,这样规避了风险,使得招进去的人的能力的标准差比较小。没办法,他们招人的人的能力不行(不懂 TCP 就别给我谈网络),所以只能招到能力不是很行的人(连重要的密码都敢往 GitHub 公开项目里扔)。(其实历史已经证明了招个王垠进去也不会出大事的说。)

曾经有人跟我说,我在群里帮忙解答问题的那些人,工资都是我的几倍。很无语。但是也没什么好说的。他们在专业技能上花的时间少,但是在交际、演讲方面花的精力多。招聘通常没办法直接测量应聘者的专业技能,于是只能通过一些表象来推测。就像让你只通过观看来比较两个物体的质量,你只能从体积、色泽、纹理等方面去揣测。然而,这其中没有一项有比较高的证明力度。经验在大多数情况下有效,仅此而已。

我还听我曾经的 boss 评价一个自称对多个方向均有兴趣的应聘者,认为一个人不可能对如此多的方向均有兴趣。言外之意是认为简历有吹嘘之嫌。可是我比那人的兴趣点还要丰富得多啊:Python、C、Linux 系统管理、网页开发、自动化运维、Lua、函数式编程,还有更远一些的,数学、物理、化学、天文、地理、语言学、经济、历史、生物、文学,这些也都是我所喜欢的。另一些人(很正确地)注意到,「喜欢」、「有兴趣」与「擅长」是两码事。于是,「喜欢XYZ」没用。你已经会了什么就继续干什么吧。和第一份工作的公司一样,开始决定结局

我注意到现在很多人喜欢「撞大运编程」。根本不理解程序在干什么。它不工作了,那么就这样试试,再那样试试。有错误消息?太晦涩难懂了,当作不存在好了。很好奇为什么我能很快看出问题来?答案很简单:因为我在尝试理解已有的信息表达了什么。在这里这个对象本应该有的方法却不存在。咦这个对象根本不是预期的对象。哦,这个对象是在初始化那里通过注入的方法弄进来的。咦你声明要注入的对象列表里怎么比初始化的参数列表少了这个出问题的对象?OK,问题解决。

这个事例也很好地说明了我为什么要用 Vim,我为什么不喜欢重复的代码,以及在必要的时候我为什么喜欢复制粘贴已有的相似代码片断而不是重新打一遍。使用 Vim 当然是因为搜索和复制以及对复制之后的代码的处理很方便。除了弱到爆的文件编辑功能(你一直在切换键鼠、一直在找需要的文件所在的那个标签、一直在输入已经输入过的单词和代码行,你没意识到么),另一个 IDE 令我吃惊的是,它们竟然鲜有支持多栏布局的!就是同时显示多个文件,通常是竖直并列,这样方便对照查看。不然用那么大的显示器多浪费啊。

我突然有点想什么时候给 CloudFlare 投简历了。虽然我从没有出过国。本来我想去又拍云就是受到了 CloudFlare 那博客的影响,而他们又一直在博客末尾说在招人。不管怎样,那会是一条非常不确定的旅程。我还没准备好。还是努力让生活慢慢变好吧。现在已经比之前好了很多了呢。虽然与我携手走过生命中剩下的旅程的那个人还没有出现,不过带我来到一个不适合我的环境、并一直阻碍着我追寻自己的人已经远去了。

又,我本来不习惯在这边写自己对非技术的想法的。但似乎只有写在这边才会有人看。那么妥协好了。坚持太累,放弃一些给自己放飞。


2014年9月5日更新:阿里巴巴又在招 Pythoner 了,而且这次是非常符合我目前技术方向的职位…………

Category: 未分类 | Tags:
6
3
2014
7

照镜子为什么是左右颠倒,而不是上下颠倒?

这是个虽然简单但是很有意思的问题,以前我竟然未曾想过。后来看到「宇宙的心弦」上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写得太模糊(什么叫「镜子里头脚的位置没变」?「位置没变」的定义是什么?),所以这里写一个尽可能精确描述的回答。首先,我们讨论最容易引起问题的那种情景,即人站立时正面照镜子。

首先定义几个概念。

左右。以你为原点,你的左手方向为左,右手方向为右。(你知道哪只手是左手吧?)

上下。站在地球表面,在空中静止释放一物体,由于重力,它会运动起来。其运动方向为下,反之为上。

前后。这个有点奇特。你面前站了一个人,背心对着你的时候,这是那人的面。面对着你的时候,你看到那人的面。我们的问题隐含了作为观察者的你,去看外界的像,而不是考察你自己,对吧?

让我们再定义一下坐标系。

右为 x 轴正方向,上为 y 轴正方向,由你(观察者)的后背指向你的胸前为 z 轴正方向。

作为观察者,这里有一个很明白的变换:你所认为「正」的像,其坐标要绕 y 轴旋转 180°,才能与你观察时使用的坐标系一致。让我解释得更清楚一些——

拿鼠标指针选中你,按一下Ctrl-D(如果你不是 Inkscape 用户,那就按一下Ctrl-C再按一下Ctrl-V)。现在有了你的一个像。但是你看不到它,因为它和你重合了。让我们把这个像向 z 轴正方向平衡一段距离,比如 2m,你再看看?哟,它怎么背对着你呀?不行,再原地转身 180°,这样才能看到正面不是?

忽略掉平移,让我们把这个变换记作 \(T_1\),有

$$ T_1 = \begin{bmatrix} \cos{\pi} & 0 & \sin{\pi} \\ 0 & 1 & 0 \\ -\sin{\pi} & 0 & \cos{\pi} \end{bmatrix} = \begin{bmatrix} -1 & 0 & 0 \\ 0 & 1 & 0 \\ 0 & 0 & -1 \end{bmatrix} $$

我们再来考察一下镜子做了什么。

想像镜子前有一个坐标系的三根轴,就是我们刚刚定义的那个。其中 z 轴正方向指向镜面。于是乎,镜子里的 x 轴与外边的 x 轴是平行且方向一致的。y 轴也是这样。但是 z 轴的位置没有改变,方向却反了过来,箭头对箭头了。所以,这种放置法,使得像与物体的 z 轴反了,\(z\) 变成了 \(-z\)。还是忽略掉平移,让我们把这个变换记作 \(T_2\)

$$ T_2 = \begin{bmatrix} 1 & 0 & 0 \\ 0 & 1 & 0 \\ 0 & 0 & -1 \\ \end{bmatrix} $$

所以,最终作为观察者的你,看到的镜中的自己经历的变换是:

$$ T_1 T_2 = \begin{bmatrix} -1 & 0 & 0 \\ 0 & 1 & 0 \\ 0 & 0 & -1 \end{bmatrix} \begin{bmatrix} 1 & 0 & 0 \\ 0 & 1 & 0 \\ 0 & 0 & -1 \\ \end{bmatrix} = \begin{bmatrix} -1 & 0 & 0 \\ 0 & 1 & 0 \\ 0 & 0 & 1 \\ \end{bmatrix} $$

即最终的像的坐标中的 \(x\) 变成了 \(-x\),即左右颠倒。

让我们再考虑另一种情况试试。如果把镜子放在头顶上,看过去会是什么感觉呢?

这时候,y 轴一头扎进了镜子,于是,我们的第三个变换 \(T_3\) 为:

$$ T_3 = \begin{bmatrix} 1 & 0 & 0 \\ 0 & -1 & 0 \\ 0 & 0 & 1 \\ \end{bmatrix} $$

乘一下,结果是:

$$ T_1 T_3 = \begin{bmatrix} -1 & 0 & 0 \\ 0 & -1 & 0 \\ 0 & 0 & -1 \\ \end{bmatrix} $$

咦?这不是上下、左右、前后都颠倒了吗?找面位于天花板的镜子试试看。上下的确颠倒了不是么?再伸出左手试试,左右也和在面前的镜子里一样,也是颠倒的。可,前后感觉并没有颠倒啊?这是因为观察者和被观察对象位于同一垂直线上,感觉不一样了。仔细想想,天花板镜子里的像的前后确实与面前的镜子晨那个的前后是对着的,不是么?而我们定义后者没有颠倒,那么前者当然相对于后者是颠倒过了嘛。

个人拙见 =w=

Category: 未分类 | Tags: 物理
3
13
2014
1

我的浏览器A到Z

Re: 的确挺好玩的~

那个 frecency 懒得去研究是干什么用的,大概是频度之类的?frecency 即是火狐地址栏著名的 frecency 算法的值。

A
标题:工作台 - Chito
URL:http://lilydjwg.is-programmer.com/admin
访问次数:1828
frecency:3564600
最后访问日期:2014-03-13 21:26:42

B
标题:搜索结果 (页 1) / Arch Linux 中文论坛
URL:https://bbs.archlinuxcn.org/search.php?action=show_new
访问次数:1550
frecency:3100000
最后访问日期:2014-03-13 21:47:33

C
标题:Twitter / Interactions
URL:https://twitter.com/i/connect
访问次数:673
frecency:1063004
最后访问日期:2014-03-13 20:30:28

D
标题:豆瓣
URL:http://www.douban.com/
访问次数:290
frecency:212507
最后访问日期:2014-02-26 21:34:39

E
标题:所有消息 - SegmentFault
URL:http://segmentfault.com/user/events
访问次数:298
frecency:539380
最后访问日期:2014-03-13 21:44:30

F
标题:Index of /ftp/python
URL:http://python.org/ftp/python/
访问次数:7
frecency:2614
最后访问日期:2014-02-19 23:45:13

G
标题:Gmail
URL:https://mail.google.com/mail/
访问次数:396
frecency:449053
最后访问日期:2014-02-28 20:26:26

H
标题:工作台 - Chito
URL:http://lilydjwg.is-programmer.com/admin
访问次数:1828
frecency:3564600
最后访问日期:2014-03-13 21:26:42

I
标题:依云's Blog
URL:http://lilydjwg.is-programmer.com/
访问次数:100
frecency:126258
最后访问日期:2014-03-09 23:28:52

J
标题:jQAPI - Alternative jQuery Documentation Browser
URL:file:///home/lilydjwg/%E6%96%87%E6%A1%A3/%E7%BD%91%E9%A1%B5/Javascript/jqapi_2013-01-21/index.html
访问次数:5
frecency:1446
最后访问日期:2013-12-18 02:25:01

K
标题:The Linux Kernel Archives
URL:http://kernel.org/
访问次数:41
frecency:33347
最后访问日期:2014-03-02 21:47:12

L
标题:Lua 5.2 Reference Manual - contents
URL:file:///usr/share/doc/lua/contents.html#index
访问次数:24
frecency:14682
最后访问日期:2014-03-05 21:47:52

M
标题:Google 地图
URL:https://maps.google.com/
访问次数:83
frecency:52035
最后访问日期:2014-03-12 19:30:50

N
标题:None
URL:http://lilydjwg.is-programmer.com/admin/posts/new
访问次数:24
frecency:33600
最后访问日期:2014-03-13 22:08:35

O
标题:查看版面 - Vim和Emacs • Ubuntu中文论坛
URL:http://forum.ubuntu.org.cn/viewforum.php?f=68
访问次数:236
frecency:166138
最后访问日期:2014-03-02 22:26:47

P
标题:Python Module Index — Python v3.3.0 documentation
URL:file:///home/lilydjwg/%E6%96%87%E6%A1%A3/%E7%BC%96%E7%A8%8B/Python/python/py-modindex.html
访问次数:124
frecency:169744
最后访问日期:2014-03-10 23:10:46

Q
标题:Qt 4.8:
URL:jar:file:///home/.ecryptfs/lilydjwg/public/%E6%96%87%E6%A1%A3/%E7%BC%96%E7%A8%8B/qt4-doc/qt4-doc.zip!/index.html
访问次数:9
frecency:5198
最后访问日期:2014-03-06 22:05:35

R
标题:InoReader • 轻便快捷的 RSS 阅读器
URL:https://www.inoreader.com/
访问次数:155
frecency:177119
最后访问日期:2014-03-12 22:41:51

S
标题:SegmentFault
URL:http://segmentfault.com/
访问次数:1486
frecency:411473
最后访问日期:2014-03-13 20:47:13

T
标题:Google 翻译
URL:http://translate.google.cn/?hl=zh-CN
访问次数:138
frecency:145314
最后访问日期:2014-03-11 23:50:21

U
标题:Pinboard: public bookmarks for vayn
URL:http://pinboard.in/u:vayn
访问次数:13
frecency:5589
最后访问日期:2014-02-16 18:42:04

V
标题:查看版面 - Vim和Emacs • Ubuntu中文论坛
URL:http://forum.ubuntu.org.cn/viewforum.php?f=68
访问次数:236
frecency:166138
最后访问日期:2014-03-02 22:26:47

W
标题:新浪微博-随时随地分享身边的新鲜事儿
URL:http://weibo.com/
访问次数:78
frecency:117933
最后访问日期:2014-02-27 22:51:10

X
标题:None
URL:http://localhost/xcache/
访问次数:6
frecency:6688
最后访问日期:2014-03-02 22:50:15

Y
标题:soimort/you-get
URL:https://github.com/soimort/you-get
访问次数:24
frecency:19374
最后访问日期:2014-03-07 21:13:24

Z
标题:消息 - 知乎
URL:http://www.zhihu.com/notifications
访问次数:528
frecency:823165
最后访问日期:2014-03-09 16:53:10


附:从 URL 生成这些数据的代码。当然,还有后期处理,是用 Vim 简单地做了几次正则替换。

#!/usr/bin/env python3

import os
import sys
import sqlite3
from time import strftime, localtime

places = os.path.expanduser('~/.mozilla/firefox/profile/places.sqlite')

def main():
  db = sqlite3.connect(places)
  sql = '''select title, visit_count, frecency, last_visit_date
           from moz_places where url = ? limit 1'''
  c = db.cursor()

  for url in sys.stdin:
    url = url.strip()
    c.execute(sql, (url,))
    title, visit_count, frecency, last_visit_date = c.fetchall()[0]
    print('''\
标题:%s
URL:%s
访问次数:%d
frecency:%d
最后访问日期:%s
''' % (title, url, visit_count, frecency,
       strftime('%Y-%m-%d %H:%M:%S', localtime(last_visit_date//1000000))))

if __name__ == '__main__':
  main()

又附:上边的代码忘记写是哪个字母了 -_-||| 已经补上,用了个 Vim 宏来完成。话说好久没用 Vim 宏了呢~

Category: 未分类 | Tags: 程序员 火狐 浏览器

部分静态文件存储由又拍云存储提供。 | Theme: Aeros 2.0 by TheBuckmaker.com